關鍵字:啤酒烏龜睡顏  by真紀

 

 嗯~就練習寫寫,大家也就隨意看看囉~

 希望大家會喜歡><

 

 


 

「潤,今天起,我就是你哥哥!你不要哭了,我會去幫你討回公道的!」

 

曾幾何時,曾經這樣對松本宣言的二宮,現在卻鬰悶的窩在他家狂喝酒。

 

 

 

「再來──!!」

 

已經不知道喝了多少的二宮,雙頰酡紅眼神迷濛的將最後一滴啤酒給喝掉後馬上將空罐給遞給松本要他再給自己一罐,今晚他要不醉不歸。

 

接下二宮遞來的啤酒罐松本皺起眉頭看向地上滿地都已經是被自己擺放整齊的空罐。他是看在二宮心情不好才陪他喝酒,怎麼知道自己一罐都還沒喝完,二宮就已經喝了快半打了:「好了,你喝很多了,就別喝了。要是明天宿醉你會很難過的。」

 

「不管,我今天就心情不好要喝個過癮!你不讓我喝,我就自己出去喝!唔…」二宮不滿著皺起眉頭搖搖晃晃的扶著桌子站了起來,喉嚨卻突然傳來一陣酸楚,好像有什麼快從自己的喉嚨湧出,二宮趕緊用手摀住嘴巴,忍了一下才將那酸楚給壓抑了下來

 

見二宮連走路都不穩了,松本趕緊上前扶住二宮讓二宮坐回地上,輕輕拍撫著二宮的背。「好了好了,你看你都這樣了還想去哪?我先去幫你倒杯水,你不准亂跑知道嗎?」松本嘆了口氣,確認二宮有好了些才趕緊去倒了杯水。

 

「混帳、王八蛋……臭烏龜,怎麼可以無視我…」二宮難受的靠上暖桌的桌面看著松本的背影,伸長手抓了松本位置上的啤酒又灌了下去。

 

二宮跟松本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兩人感情很好,到哪都兩個人一起,偏偏最近松本不知道怎麼了,下課總是避開他,身旁少了個人,二宮覺得做什麼都不對勁,他實在是不懂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事情讓松本這麼躲他。所以二宮才會故意買了一袋的啤酒跑到松本家門口賭他,他就不信這樣松本還敢忽略他!

 

只是,看到了松本,二宮連要罵他的話都忘了,惱羞成怒的二宮乾脆把自己買來的啤酒喝光,雖然這些錢都是他原本之前松本借給他,他還沒還的錢就是。活該,誰叫松本都不理他,他就要把他的錢都花光、喝光!

 

氣憤的想著想著,一時喝了太多,二宮腦袋渾渾沉沉的,邊咕噥著就緩緩閉上雙眼,失去了意識──…

 

其實松本倒水出來就有聽到二宮罵他的話了,松本只是無奈的苦笑,坐到二宮身旁將水放到桌子的邊緣,輕輕撥了撥二宮的瀏海,松本靜靜凝視著二宮的睡顏,那始終年輕、可愛的娃娃臉,從小的時候他就一直、一直很喜歡。

 

小時候的他很愛哭,所以比他小了幾個月的二宮二宮總是說他是哥哥,要保護他,每次都強出頭,但,偏偏哪一次二宮跟人吵架差點打起來不是自己去找老師出面解決,哪一次他心情低潮鬧彆扭不是他去安慰。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松本就萌生了想一直、一直守護著這個比他大上幾個月,說話直接,卻愛彆扭的男孩的念頭。

 

所以他成長,讓自己變得成熟。

所以他便得強勢,不讓任何人敢欺負自己。

 

現在的他,已經是個能獨當一面的大人了,已經有足夠能力保護著那名為二宮和也的男人。

 

只是…

 

一向聰明的二宮卻似乎不了解他的心意,不了解他對他的感情,除了兄弟、朋友之情之外,還有更深一層的愛情。

 

松本知道,男人喜歡男人並不是件容易讓人能接受的事情,但對於二宮的喜歡卻越來越濃,只要兩個人相處在同一個場所,松本就會不自覺萌生想擁抱他、親吻他的念頭。

 

慾望日漸膨脹,松本幾乎快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思想,再不想辦法抑制,他可能隨時都有可能對二宮做出踰矩的行為。

 

這陣子,松本常常不小心就遇到有女孩子送情書給二宮,二宮靦腆的收下的樣子,松本覺得很鬱悶,想說乾脆讓自己冷靜幾天,刻意不去接觸二宮,甚至避開他。

 

怎麼知道,二宮會自己找上門來,這是要他怎麼辦才好?

 

望著二宮那熟睡的睡顏,紅潤的雙唇讓松本看得的心蠢蠢欲動,「為了你好,我明明就刻意去避開你了,你卻自己送上門來…」

 

啾──

 

松本再也無法抑制的輕輕貼上了二宮的唇,卻在離開的瞬間,被原本沉睡的二宮給二度封住了唇。

 

「唔恩…和…你…」松本驚訝得睜大眼。或許他有料到二宮可能會因此清醒過來,卻沒有預料到二宮會回吻他這回事。

 

「不准…不准你離開我。」

 

不同於剛剛松本只是唇貼著唇,二宮皺著眉頭,微瞇著眼大膽的攀著松本,熱切的親吻起松本,不給松本有回應的餘地,原本趨於被動的松本,不一會兒便將主導權給取回,兩人忘情的交換著彼此口中的唾液,纏綿的唇舌讓兩人的唇角間滑落一絲銀絲,直到兩人都快喘不過氣才放開了彼此。

 

「和…?」低下頭看著微喘著氣的二宮,竊喜著那雙唇是因為自己的吻而艷紅。只是…松本雖然很開心二宮的回應,卻也擔心二宮只是酒後亂性並非真心。

 

「你明明就喜歡我,為什麼又要避開我。」睜開略帶迷濛的雙眸,二宮略帶怒氣的伸手抓緊松本的衣領。

 

其實二宮是明白的,松本對他有著不一樣的感情,而他也是同樣的。感覺得出來松本比以往都還來得熱切的視線,二宮其實很得意,畢竟在他附近的女生有太多松本的愛慕者。老是有人要拿情書給自己轉交給松本。

 

相當然,他怎麼可能平白無故做白工,還替自己的情敵送情書。所以二宮很自然的就將那些巧克力跟情書據為己有,能吃掉就吃掉,吃不下就丟掉,至於情書…當然是連開都沒開就躺在他家的垃圾桶裡了。

 

「和…」

 

「你可以不要再叫我的名字了嗎?吵死了,你到底想怎樣,你說啊!我是不會把那些巧克力跟情書退還給你的!」二宮用力推開松本,一臉不開心的拿起桌上的酒罐搖了搖,拿高要倒卻都是空的。

 

「巧克力?情書?」松本有些摸不著頭緒的問。

 

「你不是想要回去,不然是想怎樣?反正我都吃掉了,丟掉了!你想找那些蠢女人的東西就去垃圾堆找!」不滿的將空酒罐給丟倒一邊,二宮爬起身子就要朝松本的廚房走去。

 

愣了好一下,松本終於是想通了的勾起了一抹笑,一個失力一拉就將二宮給揣進自己懷裡。「…該不會,你最近收到得情書跟巧克力都是要給我的吧?你在吃醋?所以,你喜歡我?」

 

「……才不、唔…」二宮漲紅了臉,想推開松本,卻被松本的吻給堵住,隨後沉浸在松本的吻技裡。恍惚中,二宮這麼想著:這傢伙倒底是哪裡學來的,這麼會親──…

 

「你喜歡我對吧?我們是互相喜歡的。」松本不捨的放開了二宮,看著那白皙的臉頰染上一抹紅,松本伸手輕撫。

 

「明明就是你喜歡我。」二宮彆扭的打掉松本的手,死不肯承認的開口。

 

「好,是我喜歡你。所以你要跟我在一起嗎?」失笑,松本明白二宮的個性,所以松本不打算逼問,選擇用別的方式開口問。

 

「……」

 

「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喔。」

 

「……」撇頭,要是他說話了,就等於不答應了嗎?「你這是強迫中獎。」

 

聽到了二宮的話,松本笑得咧開了唇角,隨後將二宮給緊緊抱入懷裡。「天哪~!你喜歡我!你喜歡我──!!」

 

「喂!我哪有說喜歡你,我才不喜歡一個老是哭哭啼啼的烏龜咧!」聽到松本大聲歡呼的聲音,二宮羞紅了臉,伸手掐住松本的脖子抗議。

 

「我知道,因為你喜歡的是現在帥氣,又人見人愛的松本潤。」松本得意的笑著將二宮的手抓了下來

 

「你真不要臉!我要掐死你──!!!」

 

「救命啊──…,有人惱羞成怒要殺人了!」松本邊笑邊躲。

 

「松本潤,你給我過來!」

 

「好阿,你答應親我一下我就過去。」

 

「你───,想都別想!啊-…唔……」

 

 

 

或許,對方再也不是那個需要自己保護的愛哭小男孩。

 

但從今以後,他還是會實現他的承諾,守護著這個變得霸道的男人。

 

就這樣,一直、一直在一起,不分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芯芙 的頭像
芯芙

等待幸福

芯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