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

 

一大早,相葉就精神亦亦的打開嵐的樂屋,放眼望去,櫻井一個人坐在最角落的沙發上看著報紙,松本則是獨自一個人占著雙人沙發,躺在上頭看著劇本,而大野正打著盹和正在打電動的二宮靠在一起。

 

聽見相葉問早,大家也相繼抬起頭或出聲回應。得到回應的相葉露出滿意的笑容直直的走到櫻井的身邊坐下,視線望向一臉昏昏欲睡的大野跟二宮的方向。正再補眠的大野被相葉給吵醒後還是一臉睏意,二宮便自動的橋出位置,讓大野方便躺到他的腿上繼續睡,他才又再繼續他的闖關遊戲。

 

見到這一幕的相葉忍不住靠上沙發偷笑:「NINO真得很喜歡小大哪。」

 

話說得不小聲,櫻井將報紙給放下,馬上伸手將相葉給拉近自己,比了個噓的手勢,「你講太大聲了,小心被NINO罵。」

 

一轉頭,相葉就發現二宮皺著眉頭撇了自己一眼,頓時起了一陣雞皮疙瘩,抖了一下,相葉只好小聲的回應櫻井:「我又沒說錯…」

 

櫻井只好拍拍相葉的肩撇開話題:「對了,上次我在那間店有看到新貨你知道嗎?」

 

「欸?真的嗎?我怎麼不知道,改天去我肯定要跟店員兄好好聊一聊……」

 

 

……喜歡嗎?

 

二宮耳朵在櫻井轉開話題後,就不再注意他們的對話,手裡不停按著手中遊戲機的按鈕,相葉的話卻一直不停在二宮的腦海裡迴盪。

 

相葉雅紀跟他是從小到大的玩伴,或許他很天然,在某方面的直覺卻準確的讓人害怕。是,二宮和也是喜歡大野智沒錯。

 

嵐剛結成的時候,為了迎合CP飯們,二宮會刻意的接近大野,不僅是歌迷會大聲尖叫,更讓二宮覺得有趣的,是大野想反抗卻無法反抗的反應。只是漸漸的,大野習慣了自己的碰觸,不再有抗拒的反應,覺得不好玩了,但想戒掉這習慣,卻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

 

他已經在不知不覺間習慣一進樂屋就會窩到大野的身旁,走在一起,手就會不自覺得朝大野的臀部伸去,一切都變得很自然,好像大野不管走去哪裡,最後就是該待在自己的身邊。這種感覺日趨膨脹,當二宮驚覺的時候,已經超越團員間的感情、朋友間的友誼。

 

只是,他從來也不知道大野是怎麼想的。

 

是覺得被他強迫,最後習慣了也就算了?還是對他也有那麼一點點超越的情感?

 

二宮和也搞不清楚,大野智從來也不曾跟自己開口說過任何拒絕的話語,卻也沒有確切的告訴自己他的想法。

 

情不自禁伸手想觸碰大野的頭髮,卻被經紀人的敲門聲給硬生生收了回來。

 

「時間差不多了,該進棚錄影了。」

 

聽到經紀人的話,大家便停下手邊的動作一一起身離開,而大野也揉了揉雙眼緩緩坐起身來,二宮很自然的就拉起大野的手一起離開了樂屋。

 

這是他們一貫的模式。

 

 

 

 

「聽說大野十年來一次也沒有跟二宮一起去吃過飯,是真的嗎?」

 

「為什麼不跟他一起吃飯?都十年了。」

 

「因為這樣過十年了,如果一起吃飯不就不有趣了。」

 

「有什麼關係,二宮的生日也快到了吧,要不乾脆就把和他吃飯當做生日禮物,然後兩個人在一起四處晃晃?」

 

「欸~也太害羞了吧。」

 

「有什麼關係,就這麼做吧!他一定會很高興的!」

 

「嗯…那就這麼做吧。」

 

 

碰巧看到這個宣番的相葉雅紀興奮的錄了下來丟給二宮看,二宮嘴裡說得不以為意,畢竟再怎麼說都是上節目,大野智就算不願意,也不可能當下拒絕主持人的建議。

 

明明知道的……

明明知道那只是說說的。

卻莫名的在生日當天擅自期待了起來。

 

「我真是個笨蛋……」

 

一杯杯黃湯下肚,二宮忍著不舒服,一個人趴在吧檯上苦笑。

 

生日當天,工作一結束相葉祝完二宮生日快樂後,就帶著一臉曖昧的眼神看了自己一眼後,便拉著櫻井跟松本先行離開了樂屋,留下大野跟他兩個人。

 

二宮難得將收拾東西的動作放慢,就是為了等待大野會開口跟自己說些什麼,沒想到卻換來大野一句:「那個NINO…不好意思,今天我有點事要早點回家,祝你生日快樂喔!禮物會再補給你!」便匆匆忙忙的離開了。

 

不知道該做何反應的二宮,只能一個人在樂屋裡大笑,隨後甩著行李就直接朝銀座的酒吧去。什麼也沒吃,就是酒一杯接一杯的喝,喝到連調酒師都看不下去的遞出了一杯白開水。

 

「噁…」一陣噁心湧上喉嚨,二宮馬上跳下椅子,摸著吧檯的邊緣,搖搖晃晃的衝進廁所裡,沒有察覺一旁有人露出驚訝的表情。

 

「咳咳……噁…」壓著洗臉台,二宮不停乾嘔著,卻怎麼也吐不出東西。也對胃裡什麼都沒有,是要吐些什麼。感覺胃在翻滾,難受不已,但吐不出來,也離不開廁所,最後二宮只能難受得滑落廁所的邊牆上,任由意識漸漸遠去。

 

夠了…不要了。

就這樣算了吧。

反正,也他二宮和也也不是一定要大野智。

 

 

迷迷濛濛之中,二宮感覺好像有個人將自己給抱了起來,輕飄飄的。

那個體溫……

那個懷抱……

還有那熟悉的嗓音……

 

ごめんね。」

 

 

當二宮轉醒過來,身上已經換好衣服,躺在自家床上了。頭疼的讓二宮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隱隱約約的疼痛讓二宮憶起昨天自己失去意識時將自己帶離酒吧的人,二宮又更難受了。

 

他好不容易決定要放棄了,為什麼還要出現……

為什麼,還要對他這麼好。

 

他不想要繼續了……

真的,不要了……

 

 

 

 

「嗯……,有問題。肯定有問題!」坐在櫻井身旁,相葉抱著抱枕,邊盯著一如往常一進樂屋就會開始打電動的二宮,以及老是睡眠不足的大野。

 

「怎麼了?又有什      麼問題?」被相葉的聲音給挑起好奇心,櫻井收起手中的報紙轉頭望向相葉。

 

「不會吧?小翔你看不出來嗎?他們最近真的很奇怪阿──!」皺起眉頭,深怕被二宮給聽到,相葉用著氣音一臉不可置信的邊指著大野跟二宮那邊開口。

 

「聽你這麼一說,好像的確是。NINO好像沒以前黏リーダー,反而跟松潤的感情反而更好了些?」仔細想一想,難怪他最近也覺得那裡怪怪的,不過因為他們五個人平常感情就都還不錯,偶爾也會因為要服務粉絲們刻意做出一些粉紅,所以櫻井那時也沒想太多。

 

「對吧對吧!果然還是跟NINO生日那天的事有關吧……」相葉私咐。

 

這陣子二宮變得有些不一樣了。雖然偶爾還是會窩在大野的身邊,但跟松本的距離卻瞬間縮短了不少距離。

 

不但刻意在節目上稱讚松本的溫柔,也特地提到了松本曾為他催吐的事情。演唱會時,因為大雨導致麥克風失靈,松本溫柔遞麥克風,二宮甚至還直接親吻了松本的臉頰。

 

或許二宮的舉動讓人看來很正常,但在相葉看來就是覺得有微妙的不對勁。不是相葉要自豪,再怎麼說他們都是相處了十年以上的玩伴了,如果連這點端倪都看不出來,就撐不上是好朋友啦!

 

「咦?NINO生日那天發生什麼事啦?」相葉的話讓櫻井一頭霧水,那天相葉不是說大野會約二宮去吃飯,所以要我們別打擾他們的嗎?

 

「你不懂就閉嘴啦!」白了櫻井一眼,相葉決定今天要找大野去喝酒,兩人好好聊一聊!反正大野欠他一次,相信他不會拒絕自己的!

 

「我不懂?欸?你不說我怎麼會懂──……。對不起-…」一個激動,櫻井的聲音提高,換來了其他三人的注視以及相葉責備的眼神,櫻井只好乖乖閉嘴拿起報紙遮住自己的臉。

 

算了,反正到時候相葉心血來潮就會又跑來跟自己講的。

 

現在還是先靜觀其變再說吧。

 

 

 

如相葉在樂屋的打算,當天一下通告,相葉就跟拉著大野兩個人一起到銀座的酒吧喝酒。

 

簡單的點了兩杯調酒,大野輕啜了一口,便發現相葉一雙大眼一直盯著自己瞧,被看得有些尷尬的先開了口。「那個,上次…真的很抱歉。這次我換我請你吧,放心我不會中途開溜的。」

 

期待著大野會說出些跟二宮有關的事情,但偏偏一開口卻是講這個,讓相葉失望的回應:「我不是要跟你計較這個!……吶,小大,我問你,你覺得NINO怎樣?」喝了口調酒,想想與其等待,倒不如單槍直入會比較快。

 

「NINO?他很好啊,怎麼突然這麼問我?」聽到二宮的名字,一向穩重的大野眼神莫名閃過了一絲動搖。

 

「既然很好,那為什麼你不願意跟他一起出去吃飯?你知道的吧?NINO喜歡你的事情。」相葉不懂,也不會拐彎抹角,他就是丟了一記直球讓大野接住,也不管大野承不承受得住這力道。「……我跟NINO兩個人都有看到你上的宣傳節目,明明就說要約NINO去吃飯不是嗎?為什麼他生日卻放他一個人?」

 

「……」相葉的話讓大野身子震了一下。當初上節目只是隨意的回應節目主持人,想說宣傳節目大家應該不會太注意,沒想到二宮居然知道這件事。

 

他怎麼會不懂二宮的心思,在一起都十年以上了,剛開始他的確是對於二宮的觸碰很反感,但漸漸的知道了二宮這個人的個性,以及他為團體、為歌迷設想的心思,他也逐漸習慣了二宮的碰觸,甚至如果有一天二宮沒碰觸到自己,他還會覺得全身不自在。

 

如果有一天,二宮不再依賴自己了,那麼他該怎麼辦?

 

就是發現自己這種莫名的依戀,害怕自己陷得太深,最終會無可自拔的大野便刻意拉開兩人在私底下的距離,避免兩個人有機會單獨相處。

 

看著大野的沉默,相葉實在是吞不下這口氣,雖然他很尊敬大野,但更心疼自己的好友:「你知道嗎?我聽松潤說,生日那天他一個人在酒吧裡喝悶酒,醉得一蹋糊塗……那天要不是剛好松潤遇到NINO,真不知道NINO會變成怎樣。小大……你討厭NINO嗎?如果是這樣,那麼──」

 

「我怎麼可能討厭他。」相葉話還沒說完,大野就率先開了口。一口將手中的調酒給飲盡:「如果討厭他,我就不會刻意跟他保持距離了。」皺著眉頭,大野的手緊握著玻璃杯。

 

就是因為太喜歡,二宮太常待在自己身邊,所以更讓人害怕。

 

如果最終還是會離開,那麼,他不要讓自己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小大……」

 

「或許我這麼做很自私,但這對我們兩個而言,會是最好的選擇。」

 

「啊?什麼意思?你是說…你是喜歡NINO的?」

 

「……」大野沒有開口回應,伸手向調酒師表示要再來一杯。

 

見大野不回答,相葉就當他是默認了。原來是這樣……原來……

 

搞清楚狀況的相葉忍不住笑了出來,笑得差點連眼淚都要飆出來了:「哈哈哈哈,居然會這樣想,小大你是笨蛋嗎?」

 

沒料到相葉會突然大笑,大野頓時愣住,不自在的皺起眉頭接過調酒師遞來的調酒又喝了一口:「有什麼好笑的?」

 

相葉擦了擦眼淚掏出了錢包,丟出了張鈔票放到桌上後站起身。「今天還是由我請客吧。小大,如果你對自己的心意、對NINO的心意這麼沒自信,那麼就這樣吧。我只希望你好好想想,因為想擁有一個人的感情不容易,但要失去一個人卻是相當簡單的一件事。」

 

轉過身,相葉突然覺得有點難過,抬起頭忍耐著眼淚推開酒吧的大門離開,掏出了手機,用著夾帶鼻音的沙啞音調開口:「翔…我想見你了。」

 

 

擁有與失去……被留下的大野,不停回想著相葉的話。他並不是沒有察覺二宮這陣子的異狀,雖然跟自己還是坐在一起,卻刻意在中間留了一點縫隙,牽手也不再與自己十指交扣,還刻意跟松本表現親暱。

 

明明一切就他當初所期望的走了,但他卻一點也不開心,一想起未來二宮的視線將不會跟著自己,一想起二宮可能就這樣跟松本越走越近,心就揪痛得難受不已,連呼吸都困難了起來。

 

大野將手緊握成拳,再度一口飲盡手中的調酒,拿起自己的外套站起身來離開酒吧。

 

 

 

 

「咦?」看著二宮跟大野兩個人又恢復了以往的黏膩,而且雙手還偷偷十指緊扣著,相葉突然又不明白了。「小翔小翔小翔!」慌張的拉著櫻井的衣袖,也不管他這一扯會不會把櫻井的衣服給拉下來露出溜肩。

 

「你冷靜,怎麼了?又有哪裡不對嗎?」輕輕的扳開相葉的手,櫻井將被相葉給拉下了衣領扯了回來,他這件衣服才剛買阿……

 

「你看那個!」相葉手指著眼前的大野跟二宮,一臉驚恐。記得前幾天大野跟他說的話,他也不敢告訴任何人,只能自己一個人替二宮難過,怎麼才過沒幾個禮拜,這兩個人又和好了?

 

他是該高興沒錯,但是什麼原因?

 

「哪個?NINO?他不是恢復正常了嗎?」朝相葉手指的方向望去,櫻井這次倒是覺得沒什麼異狀。

 

「所以才奇怪啊!」櫻井不懂自己擔心什麼,相葉一個焦急就用力的捶了櫻井一下。

 

「嗄?這樣也奇怪?」不知所以然,櫻井無辜揉著自己被捶得疼痛不已的手臂。「不就是和好了嘛…聽說他們終於一起去吃飯了。」

 

「欸?真的嗎?」

 

「嗯,好像是NINO在廣播自己講的,一個禮拜還吃了兩次飯的樣子。」相較於相葉的激烈反應,櫻井倒是格外冷靜。

 

「這樣啊…太好了!」櫻井的話讓相葉鬆了口氣,無力的將頭靠上櫻井的肩:「我還以為他們鐵定不可能會在一起了說……」

 

「你怎麼不想說或許是你那天說服了リーター?」拍了拍相葉的頭,那天相葉突然打了電話說想見他,他人一到相葉面前,相葉就抱著自己狂哭害他嚇了好一大跳。聽著相葉邊哭邊說著二宮的事情,櫻井只是靜靜的聽著,然後將相葉的手給握得死緊,邊安慰他會沒事的,直到相葉哭得累了睡著。

 

只是,清官難斷家務事,他們也只能靜觀其變了。

 

「嗯,如果這樣是就太好了。」聽見櫻井的稱讚,原本還充滿疑惑的相葉,心情突然好了起來。

 

喀嚓。

 

「喂,該進棚錄影了喔!」松本從外頭開門提醒大家一聲就直接離開。

 

「了解。」回應了聲,櫻井跟相葉兩人率先站起身來走出樂屋。

 

「走吧。」大野這次難得是清醒的狀態,率先站起了身,朝二宮伸出了手。

 

「啊,喔。」二宮遲疑了一下,將遊戲機放下後,將手交給大野,讓大野將自己給拉起身來。

 

「我知道喔,NINO很喜歡我。」

 

大野突然開口說的話讓二宮嚇了一跳,瞬間紅了臉,第一個想法就是要反駁:「什、你說什麼啊!我才沒…」想將手扯回來,卻被大野一個施力給拉進大野的懷裡。

 

「抱歉。我知道的。然後…我想讓你知道,我也是。大野智,很喜歡二宮和也。」緊緊抱著二宮,大野低聲的開口。

 

「……你不是開我玩笑的吧?」拉著大野的衣袖,二宮的雙眼瞬間蒙上一層霧,心臟鼓噪個不停,但又怕大野只是隨口說說,倔強的回應。

 

「我發誓我說的都是真心話。謝謝你一直喜歡著我,今後也請你一直待在我的身邊,好嗎?」知道自己之前讓二宮傷心了,所以大野從那天和相葉談過後就一直不停的再思考,他這麼做到底是錯是對,後來跟松本吃飯,找松本商量時還被松本給教訓了一頓。

 

最後他妥協了,和松本吃完飯後,便邀請了二宮加入喝了幾杯。

 

看著二宮滿心歡喜的樣子,大野這才知道,他之於二宮的影響力有多大。看著二宮開心喝著酒,高談闊論的樣子,大野的心結也跟著解了開來。

 

想起那天自己跟在二宮背後,看著二宮喝著悶酒,還讓自己醉倒在酒吧廁所裡那副難過的獏樣,跟現在根本是極大的對比。

 

是啊,他怎麼這麼笨。與其看著他難過,到不如看著他開心的樣子,自己也會快樂一些。

 

所以他決定了。

不再逃避。

 

與其擔心未來,到不如好好把握現在。

 

「嗯。」緊抱著大野,二宮點了點頭,隨後卻發現門根本沒關緊,外頭還有著幾雙眼睛,便趕緊推開大野:「要錄影了,快走快走!」

 

「欸?喔!」

 

「知道還發什麼呆啊,還不快走!」回頭推著還沒反應過來的大野,二宮在大野身後揚起了嘴角。

 

 

「吶,下次有時間再一起去吃飯吧!」

 

「嗯,好啊,要找潤一起嗎?」

 

「不了,這次就我們兩個人。」

 

 

打開樂屋的門,看著遠方幾個還來不急跑掉的身影,兩人相視而笑了一下,兩隻靠近的手,漸漸、漸漸地貼近,然後十指交扣。

 

これからも、ずっとそばにいるよ。

ずっとね。

 

 

==============

 

雖然晚了一天,還被壽星退了一次稿。

不過,只要壽星開心就好囉!!

芯芙不擅長打大宮TTATT...

但為了我們家的晴雪,還是努力拼出來囉!

最後,還是祝晴雪生日快樂>////<!!

以上!!

 

創作者介紹

等待幸福

芯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INDY的暴風雨
  • 沒想到有文看~~

    雖是大宮~還有少少的櫻相...很高興哩...
    因為大野怯弱的不敢示愛...哭泣的雅紀真的好溫柔阿~
    還好一切都有好結果...
    謝謝晴雪生日阿~~
  • 謝謝cindy沒有因為久沒更新就拋棄芯芙了(笑)

    賀文要是沒好結果,芯芙肯定會被晴雪揍的XD
    而且,芯芙也是HD主義者XDD

    祝晴雪生日快樂!!

    芯芙 於 2011/12/09 00: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