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CP為櫻相 副CP潤二智

 

 

 

 

「嘛…就是這麼一回事。」大野從冰箱取了兩罐啤酒走回客廳,將其中一罐遞給今天無預警出現在他家門前而差點變成石塊的櫻井。

 

「啊…謝、謝謝。」櫻井接下大野遞過來的啤酒後並沒有馬上打開,而是讓啤酒罐在掌心中轉啊轉的,說真的他還是有點沒辦法接受他剛剛所看到的畫面。不過他倒也是鬆了口氣:「說真的,我還真是百分之百沒預料到你們最後會用這種方式處理你們之間的關係。」

 

就在幾分鐘前,原本因為有心事想找大野聊聊的櫻井在快抵達大野家前看到了足以讓他震撼到石化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的場面──二宮和也不但從大野智的屋裡出來,還做了嘴對嘴的吻別!不是嘴對嘴人工呼吸,而是接吻啊啊啊啊啊──!

 

那在他腦海裡除了跟松本潤接觸之外,根本不可能碰頭的兩個人居然接吻了?而在前幾天他似乎才偷聽到松本跟二宮告白…儘管下一秒二宮發現了驚嚇到呆若木雞的他,卻還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跟他打了聲招呼就離開,櫻井突然腦袋打結了,大野智跟二宮和也…可是大野智不是跟松本潤?二宮和也不也是跟松本潤……不對不對,這世界究竟是怎麼了?

 

當他好不容易回過神想問清楚的時候,還差點被大野的大臉給嚇到差點魂魄都飛了。

 

三人行啊…雖然他是聽過印度的男人會娶四個老婆,但在日本他還是第一次真正的見識到願意接受這種模式的人,而且那幾個人就在離他這麼近的地方。這三個人同時也是他跟相葉最重視的親人朋友,說不擔心是不可能的,但至少這是他們自己做的決定,相信相葉知道了肯定也會和他一樣,雖然驚訝但還是會尊重他們的決定。

 

「別說是你了,連我都沒料到。」大野打開了啤酒喝了一口,動了動嘴唇咕噥:「不過你別誤會,剛剛和也的吻只是他的壞興趣啦…」

 

「壞興趣?」

 

「嗯…就像是打招呼?和也說要培養彼此的感情,所以自從上次之後只要見面,他都會這樣跟我打招呼…雖然每次潤看到都會很生氣就是了……」大野歪了歪頭,用拿著啤酒的拇指輕輕靠在下唇上,剛剛二宮在他唇印上的觸感似乎還殘留著,心裡是藏不住的悸動。同時也想起松本那天的大發雷霆,最後還用小狗般可憐的眼神跟要他吻的幼稚舉動,大野也覺得松本好可愛,一時心軟他就……,雖然還有點不習慣這樣的相處模式,但他並不感到討厭,至少這幾天他都過得滿開心的。

 

「…不生氣才怪啊。他連我這個身為表弟的人做打招呼的擁抱都會吃醋了。」看著大野傻傻笑的的模樣,櫻井跟著大野的思維想像到松本發怒的樣子也忍不住跟著笑了,稍微放下心,櫻井打開啤酒灌了幾口,入喉的沁涼讓他感到一陣舒爽。

 

「有這回事?」

 

噗。大野的反問讓櫻井差點沒把入喉的啤酒給吐出來,這世上真的有人能這麼遲鈍的嗎?「咳咳咳…你是開玩笑的吧。」

 

「你說呢?」大野低頭輕笑。

 

「喂,智!」他的表哥什麼時候學壞了,居然會這樣欺騙他的感情?

 

「好啦,不談我們的事了。你來找我是因為阿姨他們吧?昨天阿姨特地來找我希望我勸你回去。」緩步走到一旁的單人沙發坐下,櫻井家人除了櫻井翔之外一向都不怎麼跟他連絡的,這次卻來勢洶洶,還不忘揮灑柔情攻勢,說什麼大家都是一家人,他肯定也希望櫻井翔好,不會希望他的未來就這樣白費了吧?都是她這個母親不好失職了……。唉,若不是他過去早就習慣這些人的手段,說不定他也會被感動到勸櫻井翔回去吧。

 

「什麼…她來找你了?」聽到自己母親特地找大野當說客,櫻井的眉毛蹙得緊,握著啤酒罐的手暮然縮緊。眼底瞬間刷上濃濃的不安,抬起頭櫻井緊張的詢問起大野:「你…沒跟她說些什麼吧?」

 

「你指的是相葉的事嗎?」見櫻井異常不安的模樣,大野就算平常反應遲鈍也知道那原由肯定是來自相葉身上。「聽阿姨說話的內容你似乎完全沒跟他們提到他的事…反倒是阿姨自己提起…」

 

「她說了什麼?為什麼她會突然提起雅紀?」櫻井緊張的站了起來,語氣盡是藏不住的緊張。

 

「…她問起你是不是有跟相葉連絡,問你們家現在出租給的人該不會是相葉…我只能說女人的第六感真是可怕。」眼看著櫻井下一個動作就要衝到他面前,大野趕緊伸出手阻止他前進,再度開口:「你放心,我都告訴她我不知道,說我們很久沒連絡了。」

 

「呼,那就好。」鬆了口氣的櫻井無力的跌坐回原先的沙發內,重力加速度讓沙發一瞬間陷入了凹陷狀態,就如同櫻井此刻的心情一般。

 

「一點都不好吧。」聽見櫻井的回應,大野的表情變得有些嚴肅,甚至對於櫻井有些生氣。接收到櫻井疑惑的視線,大野開了口:「絲毫不敢向自己的父母坦承你跟相葉的關係,該說你逃避,還是該說你根本不重視相葉?他讓你覺得見不得人?」

 

「才不是!」一個激動櫻井手中的啤酒灑了些出來,察覺自己太過激動,櫻井才縮小音量:「我只是害怕…會再度失去他」斂下眼睫,將視線放在那雙莫名的顫抖起來的雙手上。

 

「……」大野有些同情的看向櫻井,平時總是自信滿滿站在人前的櫻井翔,此刻居然會因為一個人而如此擔心害怕,「好,我現在是知道你的原因了。但相葉呢?你父母呢?他們並不曉得對吧。」

 

「嗯…」

 

「我認識的櫻井翔從來不是這樣的膽小鬼啊,既然你都肯這麼為了相葉拋棄一切回來,那們就該早已做好和父母對峙的心裡準備才對吧。…想一個人承受一切是不對的,這也是我最近才終於明白的。」曾經他想過要退出,覺得只要他退出松本和二宮就能得到幸福,但結果卻不會是如同他所想的,那種想法只會傷害自己、傷害對方。

 

「……」一時沉默的櫻井認真的思考著大野難得的訓誡,其實這些他並不是不知道,只是可能會再次失去相葉的恐懼感遮去了他的理智,讓他變得感情用事。站起身,櫻井朝大野鞠了個躬:「抱歉,居然會讓智來提醒我這麼重要的事情。謝謝你」

 

「這不算什麼啦,你還是快點去把話說清楚吧。」大野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頰,其實這些話都是剛剛離開的二宮要他轉告給櫻井的,他只是一字不漏,嗯,好吧他當然有稍微修正了一下說話的語氣啦,但該說的,他可是一句也沒漏掉。

 

「嗯。抱歉那我先走了。」放下手中的啤酒罐,櫻井抓起自己的外套,邊掏著手機就急忙得要往外跑。

 

目送櫻井離開後沒幾分鐘,大野的手機就響了起來,看了一眼手機上的來電顯示,大野覺得又好氣又好笑的,他是有這麼不可靠嗎。微噘起嘴大野將手機拾起按下通話鍵。

 

「喂…,什麼?」蹙起眉頭,大野臉色頓時變得凝重。

 

翔,動作要快啊!

 

 

叮咚──

 

一陣門鈴響起,相葉便急急忙忙的從房間裡衝了出來,記得今天並沒有人通知說要過來阿,難道櫻井忘記帶鑰匙出門了嗎?「來了來了。」

 

喀擦。當相葉打開了大門的瞬間,一旁窗戶邊探近來的光線讓相葉眼睛不適的瞇了一下,沒馬上認出對方是誰。然而當那溫柔偏中高的中年女子嗓音傳進相葉的耳裡時,相葉的心狠狠地震了一下,那溫和卻帶著些許脅迫的話語是他多年來的夢靨。

 

「啊啊~沒想到…現在住在這裡會是相葉君啊。好久不見了。」

 

「……櫻井伯母。」上揚的嘴角頓時凝結,相葉只能禮貌的向櫻井的母親行個了禮。

 

「沒想到相葉君還記得我,伯母真開心。我…能進去坐坐嗎?」櫻井的母親露出慈祥的笑容朝裡頭探了探,似乎是想找尋某人的身影。

 

「當、當然,請進。」

 

側了身相葉請櫻井的母親入房內,讓櫻井的母親先到客廳坐下,自己到了廚房泡了壺熱茶端出。「請用。」

 

「謝謝。」優雅的舉起杯子輕啜了一口後放下,櫻井的母親毫不隱諱的道出自己想說的話:「我想我就不拐彎抹角了,相葉君你應該知道翔回來的事了吧。你們現在在一起?」從他們剛回來的那天,她就懷疑了,自己的兒子刻意不讓他們上樓,肯定是有原因的。沒想到就如同她所預料的,都過了這麼多年了,她還是沒辦法將自己的兒子跟相葉給分開。

 

「抱歉…」相葉下意識的道歉,畢竟過去他曾經答應過櫻井的母親要離開櫻井翔,過去的他的確是做到了,然而但此刻他卻早以割捨不下櫻井翔這個人。

 

「果然……。」他的兒子果然是為了相葉而回來的,不行,他得要阻止才行,重新看向相葉,櫻井的母親決定再重施溫情戲碼,伸出手包覆住相葉的雙手,露出身為母親不捨的表情。「相葉君,雖然這麼說很不好意思。但你答應過我的對吧?為了翔的前途不會再見他的。」

 

只是沒料到這次,相葉卻主動將手縮了回去,回了他一句:「對不起。」低下視線,相葉長常的睫毛微微顫動著,「我…一直很後悔當初做的決定,讓我們彼此白費了八年的時間……」

 

「別說笑了。」櫻井母親卸除先前和藹的形象,換上的是尖銳不客氣的話語。「翔有那麼光明的前途,適合他的是一個能為他扶家、生孩子的嫻淑女人,而不是一個和他一樣同為男人的你。」絲毫不在意相葉的一臉驚訝,櫻井的母親揚起下巴又繼續說道:「你大概覺得翔是為了你而拋棄一切回來,但你應該不知道,他根本不敢在我們面前提到關於你的事情。你說,他會是真的重視你嗎?不要太自我滿足了。」

 

櫻井母親的話簡直像是晴天霹靂,重重的打在相葉的身上,他無法做任何反應,一陣從脊髓傳上來的冷意讓他起了滿身的雞皮疙瘩。

 

相葉搖了搖頭,苦澀的笑了,原來這就是那天櫻井所隱瞞地事實啊……

 

吶,翔你要我怎樣相信你才好?

 

 

 

===================

 

進入SA的情節囉(笑)

不過...似乎不會很順利啊|||

父母真的是很難搞啊TTATT....

害芯芙卡得很辛苦QQ

 

但有大家在等文,有大家給的感想給的鼓勵,所以芯芙會繼續努力的><!!!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集喔X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芯芙 的頭像
芯芙

等待幸福

芯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