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為J禁文,含有BL,如無法接受請勿點入

》習慣《

 

 

梅雨季的來臨,帶來了一連好幾天連綿不斷的雨水。

 

灰色的天空,潮濕的地面,以及撐著傘的人們。好像一切都沒有改變,卻好像又少了些什麼-...

 

放學時刻,學生們紛紛收拾書包,開心的準備回家。而修二卻只是坐在自個兒座位上望著窗外,好像沒有什麼事情能夠分散他心思。

 

「修二,還不走嗎?」身旁的同學們迅速收拾好書包,準備離開時,卻發現修二仍一動也不動的坐在位子上。

 

「不了,我想等雨小一點再走。」轉過頭面向那位同學,修二用著以往的笑容回應。

 

「是嗎,那我先走囉,掰。」

 

「掰。」修二向那同學揮手道別。

 

才沒幾分鐘,教室人的就走的差不多了。

 

修二──

 

  修二~~

 

    一起回家吧!

 

修二頓了一下,似乎聽到有人在呼喚他的名字。可是回頭一看,卻只是空蕩蕩的教室。

 

修二自嘲的笑了笑,「我在幹什麼,才不過三天而已。」

 

不過三天,他居然開始想念起那老是圍繞在他身邊,吵鬧的草野彰。

 

搔了搔頭,修二決定起身收拾書包。

 

老實說,他很不喜歡雨天。每當遇到這種天氣,他的情緒就會莫名的陷入低潮,變的不愛說話,思緒也變的一團混亂。

 

看著雨慢慢變小,修二決定趁這空檔,趕緊騎車回家。

 

 

 

 

晚餐時刻,一如往常除了在國外工作的母親之外,一家三口聚在一起吃飯。

 

「我說,修二啊,你覺不覺得這幾天,好像突然變的很安靜......」爸爸喝了口湯,旁敲側擊的問道。

 

因公司調職的關係而搬家後,草野彰可以說天天都會出現在他們家。可是這幾天,卻連個人影都沒看到,讓他十分疑惑。可自個兒的兒子卻什麼沒說,於是決定自己開口問。

 

「對啊對啊,哥,最近都沒看到小彰哥哥。你們吵架了嗎?」聽到爸爸這麼問,浩二站了起來,擔心的朝修二發問。

 

因為平時小彰來他們家時,他都會搶著陪他打電動。這幾天只有自己一個人打電動,打著打著,反而覺得無聊。可是偏偏老哥什麼都沒說,他也不敢問,就這樣過了三天。

 

「......什麼啊,我們才沒吵架。」修二用著奇異的眼光看了一下那對父子,然後繼續吃著他的飯。怎麼有種他們是在責備他的感覺。

 

「沒吵架啊...那就好。那為什麼小彰哥哥最近都沒出現?」知道他們沒有吵架,浩二鬆了口氣,可是既然沒吵架,那人呢?

 

「......去旅行了。」修二這次沒抬起頭,埋頭吃著飯。

 

「旅行?」爸爸與浩二兩人同時驚呼,還沒放假,旅什麼行啊?

 

「對,旅行。」

 

「為什麼要去旅行?」浩二感到更加疑惑了。

 

「天曉得。我吃飽了,你吃飽了也趕快去做作業吧。」修二放下碗筷起身,用手揉了揉浩二的頭髮。

 

「會寂寞的吧。是吧,修二。」爸爸輕笑著說道。

 

「......才沒那回事。」修二停頓了一下,不願意承認老爸說話是事實。頭也不回的走進房間。

 

「真是不誠實的小孩。」爸爸笑著搖搖頭,真不曉得這孩子遺傳到誰。

 

 

 

回到房間的修二,就直接躺到了床上。

 

記得那天,他在學校的屋頂吹風時,彰突然從後面將自己掛在他身上,甩也甩不開。

 

過了一會兒,彰放開了他,反而將他轉正,雙手擺在他肩上,一臉正經的說道「吶~修二君~」

 

「幹嘛?」他皺了皺眉,不耐煩的回問。

 

「我、我決定要去旅行!明天就出發!」

 

「旅行?...你發什麼神經,距離暑假還早吧!」以為彰在開玩笑,他將肩膀稍稍扭動,使彰的手脫離他的肩膀,轉過身。

 

「吶...我也不想離開修二啊!可是我必須確認一件事!放心,我只去一個禮拜,很快就會回來的!」彰走到他身旁,反靠著欄杆。

 

「啊啊~~我一定會很想念修二的!修二也會想我嗎?」才說完,彰又將頭往他身上蹭。

 

「誰會想你啊,你還是趕快出發吧!」

 

「啊~修二~~你好殘忍喔!我看我還是不要去好了......」彰噘起嘴,一副受到傷害的模樣,繼續在他身上摩蹭。

 

在那時,他內心是真的希望他趕快離開,天曉得......

 

 

 

 

「寂寞嗎......」

 

拿起在床頭的筆記本翻了翻,修二輕輕的笑了。

 

那是當初彰為了改造野豬特地做給大家的。裡頭還夾著他們三人的合照。

 

老實說,平常他老是圍在自己在身邊,總覺得很煩。可是沒有他在身邊,就好像少了些什麼東西。空在那邊,感覺就是很怪。視線也總是不自覺的飄向那空著的座位。

 

一個翻身,修二改趴在床上,拿出筆在筆記本上頭畫了隻小豬,然後在旁邊標註「笨蛋彰」。

 

輕輕嘆了口氣,習慣還真是可怕。

 

 

 

 

隔天早上──

 

叮咚~

 

一大早,桐谷家的電鈴像鬧鐘一般,死命的響著。

 

「來了來了,是誰啊,這麼早。」剛刷完牙的浩二,趕緊去開門。

 

才一開門,浩二就開心的大叫。「小彰哥哥,你回來啦!」

 

「嘿嘿,早安,好久不見!這個給你,還熱的喔!」彰比了一個狐狸的手勢,表示好久不見。然後又將手上提的一袋豆奶遞給浩二。

 

「耶~是豆奶啊。」浩二接過袋子,看了一下。

 

「對~~阿!很新鮮的喔!吶...修二呢?還在睡嗎?」

 

「應該起來了吧,你剛剛電鈴那麼吵......」浩二話還沒說完,彰就從浩二身旁的縫隙鑽了進去。

 

發現了修二的身影的彰,毫不猶豫就撲了上去。「修二~!早~安~啊!」

 

讓人不解的是,修二居然沒有閃躲,就這樣停了幾秒鐘。

 

然後修二轉過身皺眉看著彰一會兒。雙手捏上彰的臉,用力往兩邊拉。

 

「痛...痛痛痛!修、修二,你幹嘛!很痛吶......」彰撫著刺痛著的雙頰,委屈的看著怪怪的修二。

 

「......原來是真的啊。」見彰痛的樣子,以及自己手的觸感。這似乎不是夢。

 

悄悄的,修二的眼中有了笑意。只可惜,吃痛的彰並沒注意到。

 

「什麼真的假的?」不明所以然的彰,皺起眉頭,滿腦子充滿著疑惑。

 

只可惜,修二不打算說,而彰大概永遠也不會瞭解......

 

 

 

「你回去找大叔了嗎?」踏著腳踏車前往學校的修二問著站在後頭的彰。

 

「嗯,對啊!我還去見了野豬跟真理子喔~!大家都過得很好呢!還有還有,現在野豬的笑容很漂亮喔!修二沒看到真是太可惜了!」彰很開心的說著。

 

「哦,是嗎?看來你玩的很開心。」聽到大家的消息,其實是很開心的。但不知道為什麼,修二卻覺得有點失落。

 

「嗯嗯!對啊,超開心的!」

 

「那怎麼不多玩幾天,還提早回來了?」

 

「吶...說到這個。還不是因為修二~」彰在後頭嘟起嘴,頓時無力的將整著人的重量壓在修二身上。

 

「關我什麼事啊?你站好啦!」修二努力的維持車身的平衡,深怕一不小心兩個人就會從腳踏車上摔下來。

 

彰將頭靠上修二的肩,「吶...剛開始兩天很開心是沒錯,可是才第三天小彰就開始想念修二了......小彰果然沒有修二在身邊是不行的,因為小彰跟修二是兩位一體的咩~!」

 

「......笨蛋,少噁心了。」話雖這麼說,修二卻不自覺的漾起笑靨。

 

原來是一樣的啊......

 

「嘿嘿,其實修二也很想念小彰的,對吧~!」不同於剛剛撒嬌的模樣,彰愛玩的朝修二的耳朵吹了口氣。

 

「笨蛋彰!不要鬧啦!」由於剛剛彰吹的那一口氣,騎著腳踏車的修二開始不穩了起來。

 

最後,為了避免摔車,修二停了下來。「......小彰。」

 

「什麼?」

 

「歡迎回來!」修二笑著說到。然後繼續踩起腳踏車前進。

 

雖然有點煩,可是這樣下去似乎也不錯。

 

至少,現在的修二是這麼認為的。

 

彰傻了一下,隨即開心的回答「嗯!我回來了!」

 

果然,草野彰還是最喜歡修二了!

 

 

-終わり-

 

 

--------

很久之前的作品了XD

想說慢慢把以前的文章貼上來,可以用來做備份(笑)

希望大家別介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芯芙 的頭像
芯芙

等待幸福

芯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