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為J禁文,含有BL,如無法接受請勿點入

 主CP為櫻相,其餘未知XD


緣起

 

夜晚,佈滿烏雲的天空隱隱約約的可以看得見下弦月,雖然是一如往常的日子,道路車水馬龍,霓虹燈光閃耀, 一如往常熱鬧的夜生活,沒有人發現在某一棟大樓的屋頂上有個纖細的人影正站在邊緣,那人的風衣外套被大樓間的強風一陣一陣的吹襲著,搖搖欲墜的身影似乎風再強上一些,就會被吹落。

 

微弱的月光照耀至那人臉上,才顯現出那人近乎絕望的眼神,苦澀的扯著的唇角,凍紅的臉頰上有著半涸未乾的淚痕,雙手冰冷,身體僵直,不知道已經站在上頭多久了。

 

突然,那人退了一步,屈起雙膝跪了下來,一頭撞上冰冷的水泥地板……

 

然後,隨著風的呼嘯聲,那人發出了悽慘的笑聲。

 

是的,是笑聲。

 

他大笑,笑自己愚蠢、笑自己無能、笑自己想死卻連跳下去的勇氣都沒有……

 

為什麼人要活得這麼痛苦?

 

為什麼上帝總是要這麼折磨人?

 

他什麼都沒有了…沒有了啊……

 

夢想、事業、戀人…

 

當一切在瞬間化為烏有,好像這些從來就不曾存在他身上的時候,他的人生還能有什麼意義……

 

要是能消失多好?要是能忘記一切多好?如果一切能重來該有多好?

 

哈哈哈哈,真是愚蠢,他到現在腦袋還居然還能妄想這些不可能的事情。

 

單手撐著地板打算再次站起來的時候,天空閃過一道光像是直直得朝那個人劈來般,反射動作讓那人驚嚇的縮起了身子。

 

沒多久,一片刺眼的光線亮照耀著著他。是人就該有的好奇心讓他忍不住悄悄抬起頭,有些刺眼的光線讓他瞇起了雙眼。

 

那是什麼?

 

一團不明泛紅的發光物體懸在半空中強烈的散發出光芒。

 

當那人站起身想去伸手去觸碰時,一道不知道從哪發出來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朵,低沉,且誘惑。

 

「愚昧的人類,你感到痛苦吧,是不是覺得人生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

 

男人蹙起眉頭慌張的四處張望,就是找不到那發出聲音的人。好像那聲音就是從那團光線、從天空傳來,不是擴散而是直接穿透他的耳膜。

 

「哼哼…想忘記一切嗎?若你希望,汝亦可替你消除掉那些記憶。只要你簽下契約…」

 

那聲音一陣一陣的敲打在他的耳膜,像是在催眠、像是在蠱惑,每一字、每一句都重重的打在他的心上。男人感到有些茫然,畢竟他的確是如那聲音所說的那般,早已一無所有。

 

「如何?和我交易的話,你可以輕易的得到你所有你想要的,夢想、事業、戀人…。想報仇更是易如反掌。」

 

「……」

 

「如果願意,就告訴我你的名字。而汝也將達成你的願望。」

 

發光體變得更加耀眼,聲音變得緩慢卻溫頓,像是在引導著他一般。

 

男人顯得有些呆滯地站在原地,原先空白的腦袋開始刷過過去的一幕幕悽慘片段。

 

──給我滾,你已經被開除了,明天起不用再來上班了!

 

──抱歉,雖然我們是朋友,但這麼大筆的資金,我實在是愛莫能助。

 

──對不起…,我們…分手吧。

 

那殘忍的一字字、一句句在那人的耳邊縈繞著,像是纏著他不放的詛咒,每一句都刺得他的心萬分疼痛,卻沒有出口可以讓他宣洩。

 

當絕望的闇夜已經壟罩大地,希望的曙光還會出現嗎? 

 

 

「我叫…」男人緊抿的嘴唇緩緩張開,那道光像是因為激動般而開始微微的產生震動。

 

「來吧,告訴我你的名字。」低沉的聲音變得有些急躁,卻又興奮。

 

「……櫻井…我叫櫻井翔。」

 

當男人說出自己的名字,那道暗紅光線逐漸茁壯變強大,宛如巨大的藤蔓蔓延、籠罩住那名為櫻井翔的男人全身,四周圍繞著像是鎖鏈般的咒文。

 

「哈哈哈,很好。契約就此成立。」

 

話一出,那原先環繞在櫻井身邊的咒文瞬間縮緊,緊緊的將櫻井給纏繞住,像是要將咒文給烙印在櫻井身上般,櫻井感覺到全身像是被灼燙般疼痛不已。

 

「啊啊…唔啊啊啊啊啊啊────!!!」

 

 

 

當櫻井回過神的時候,發現遍地都是怵目驚心的血跡,感覺到一絲痛覺,櫻井才緩緩的舉起自己的左手,手腕上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多了一條條割傷痕跡,上頭還有著剛乾涸的血跡。

 

「……我究竟在這裡做什麼?」櫻井皺起眉頭,敲了敲自己的腦袋,好似剛剛曾經發生什麼事情,卻被自己給遺忘的感覺。

 

抬頭看向因為雲朵被風給吹散的下弦月,卻被月光灑落的光線給刺得瞇起雙眼,胸口也產生了灼熱感,櫻井不適的揉了揉有些疼痛的左眼珠,再緩緩張開。

 

絲毫沒發現他的左眼瞳孔上被烙下了一個奇怪的圖騰,微微閃著紅光,光線的弧度如同下弦月般嘲笑著世人的愚蠢。

 

「啊,糟糕,都這個時間了,不趕快回去不行了!」看了看手錶,上頭已經顯示著十二時三十八分。櫻井撿起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掉落在地板上的公事包,匆匆忙忙的離開了大樓樓頂。

 

那被月光所拉長的影子,仔細一瞧,似乎多出了一雙身為人類不該有的惡魔翅膀──。

 

 

夜深人靜的半夜時刻,一輛大型的搬家貨車大喇喇的停在公寓的面前。

 

「嘿咻、嘿咻──,等、等等等──…,讓我休息一下…」一個高挑的男子身著吊帶褲,與另一個身著有些破舊的T恤,以及鬆垮的褲子,眉毛有些下垂的男子,一同帶著白色的粗手套搬運著沉重的衣櫃,只是才搬沒幾公尺,高挑男子就滿身汗,累的喊要停下來休息。。

 

「……相葉雅紀你才搬沒兩下欸。」既然對方說要停,他也不可能一個人搬。不過男子一想到自起自己為什麼會半夜在這邊陪相葉搬家,那原先下垂的眉毛變得更加明顯:「……是說,為什麼會我會在這邊幫你搬家?」

 

「唉唷,反正小大閒著也是閒著嘛!來幫我搬搬家,順便運動運動,你每天窩在家裡也不是辦法啊!」相葉靠在牆邊雙手插在腰間露出燦爛的笑容,那潔白的牙齒在燈光下顯得閃閃發光。

 

「…誰閒著啊。我待在家裡是在工作好嗎?我才剛完成草稿…還要上線、貼網點…,要是不趕快完成,我會被NINO給殺掉的…」

 

被相葉稱為小大的人,正是最近剛獲得新人大賞的新興漫畫家──大野智。而大野智口中所說的NINO,是他們出版社可怕的催稿編輯,同時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二宮和也的小名。

 

相葉和大野及二宮三個人是從小一起在教會附屬的孤兒院長大的朋友,一起胡鬧、一起歡笑、一起難過、一起挨罵,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讓他們都經歷過,即使各自有了自己的路,也沒有因此而斷了音訊。

 

「唉唷,不要讓他知道不就好了!放心啦,我這次是晚上搬家,你沒曬黑他就不會發現的啦!」相葉拍了拍大野的肩膀,想起上次他拖大野出去玩了一圈,大野整個人曬得像黑炭,二宮連問都不問就直接開罵。

 

「你還敢說…我才想問你為什麼要挑大半夜搬家啊?你白天又不是沒時間。」

 

「這個嘛…就說來話長了。不過我還是長話短說好了,就是前幾天我走經過一條街,外面有個卜卦的人把我叫住,問我是不是最近要搬家了。我嚇了一跳,然後他一臉凝重的警告我這次要挑半夜搬家,說這攸關我的命運的轉折,同時還會連帶牽扯另一個人的命運…」

 

「另一個人?」

 

「你也很疑惑對吧?所以我就問了,那個人是誰…可是那個人卻神神秘秘不肯多說,只說到時候我就會知道了,直說那是個可憐的人,只有我能救贖他……」相葉歪了歪頭,「反正很怪就是了…等等你笑什麼啊!」一回過頭就看到大野撇過頭忍笑的樣子,相葉忍不住鼓起了雙頰。

 

「噗…不是啊,那個占卜的人說你能救贖那個人耶…也太妙了,又不是在拍電視劇,這世界上哪有這種事情,而且如果要是NINO聽到了,肯定會說那個人腦袋壞了吧!」大野忍不住笑,有些激動的拍了拍衣櫃。

 

對他們而言,救贖這個名詞,從來就只會出現在小說跟漫畫,及電視劇中。

 

「……也是啦。」相葉噘起嘴,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會不自覺的相信那個占卜師說的話。「好啦…我們該…等等。」相葉讓自己離開牆壁站直身子,扭了扭脖子,壓了壓自己的手臂才想重新振作開始搬運作業,沒想到卻被一個經過的西裝身影給吸引住。

 

「嗯?」

 

在大野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相葉就已經越過他身邊上前拉住了那個人的手。

 

受到驚訝的人停下了腳步,將視線投向拉住他的相葉,手腕上的傷口也因為相葉的手勁而疼痛了起來,無意識的輕呼了一聲:「…痛。」

 

相葉聽見對方喊痛才趕緊將力道放輕,卻沒有馬上放開他的手,眼睛的視線直直落那隻手的手腕上,發現上頭有著明顯的傷口,相葉還來不及感到尷尬,就馬上開口:「你受傷了?」

 

「……」突然被一個陌生人拉住,還莫名其妙的詢問自己是不是受傷,那人尷尬的縮回自己的手,疑惑卻不感到恐懼。

 

「雅紀你怎麼啦?是你認識的人嗎?」大野從來沒看過相葉有過這種莫名奇妙的舉動,跟著上了前看著相葉眼前的青年。那人看起來似乎比他還小上一些,跟相葉差不多歲數,臉色有些慘白,手上的傷痕一看就知道是自虐造成的。

 

「呃…不認識。」相葉斜過眼看了大野一眼,才想到他根本不認識人家,剛剛還一副好像跟人家很熟,不但拉了那人的手還問人家受傷的事情。「那個…對…咦?人呢?」轉過頭才想跟人家道歉,那個人早就不見蹤影了。

 

「就走了啊…」

 

「怎麼這樣…我都還沒道歉欸…」相葉搔了搔頭,還不忘探頭看向遠方,思考著對方究竟是走去哪了,怎麼消失會得這麼快。

 

「…雅紀,我覺得你不要管太多比較好。」想到剛剛雅紀說占卜的人跟他說的救贖,以及剛剛雅紀的舉動,大野感覺有些不妙。

 

也不是說相信不相信相葉遇見的占卜師所說的話,而是,從小在教會設立的孤兒院長大的相葉其實是個靈感特別強的人,小時候常常會帶著奄奄一息的小動物回來,替牠們治療好後再放生。教會的人還曾開玩笑的說,說不定相葉其實是個是受上帝眷顧、擁有神聖使命的天使轉世。

 

只是這次,似乎不會只是小動物這麼簡單啊…

 

「喔…。」被大野一說,相葉才有些遲疑的收回了視線。

 

「好了趕快搬吧,我可不想搬到早上。」

 

「喔,好!來吧!」相葉捲起袖子,拍了拍自己的雙頰精神的開口:「我們速戰速決!」

 

「噓──!安靜點,現在是半夜!」

 

 

一陣風吹過,被迫移動的雲朵緩緩將下弦月給掩蓋住,只剩昏黃的月光還微微透露著暗紅色光芒。

 

黑與白之間的交錯,究竟會是毀滅或是救贖的開始。

 

 

========


這篇是好幾個月前跟真紀聊天時的臨時發想~

芯芙不曾寫過這種題材,也不知道能不能順利寫完~

有點黑暗,有點...虛幻XD

嘛~總之就先貼上來看看大家的反應再說囉ˇˇˇ

如果反應不錯,這篇應該就會跟觸動思念一起做主要連載吧XD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芯芙 的頭像
芯芙

等待幸福

芯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