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文主CP為櫻相,不適者請慎入。

 

仲間篇

 

深夜,皎潔的月光照亮著書桌上的一個迷你小木屋模型,若是仔細朝內一看,就會發現裡頭有一個小小、小小的人兒,此刻他正皺著眉頭在房屋模型的小小床上翻來覆去。洩入未完全被窗簾給遮掩住的人家。

 

突然房間傳出了一聲聲模糊的聲音。「唔…不…人…」

 

果然,又來了!

 

小小的人兒一舉坐起身子,臉上寫著盡是擔心,小心推開了小木屋的門走到書桌邊一跳,人兒就這麼飄浮了起來,一陣微弱的光芒包覆著他,穩穩的一直線來到了房間正中央的大床上。大床上頭正躺著一個年輕男孩,眉宇之間隆起了一座小山,口中還一張一合的咕噥著讓人聽不清楚的囈語。

 

「翔ちゃん翔ちゃん!醒醒…醒醒啊!」

 

小小人兒停在被他稱為翔ちゃん,同時也是他主人的櫻井翔的枕頭邊,扯著櫻井的耳廓小小人兒在櫻井的耳朵旁喊著想把人給叫醒,只是床上的櫻井只是伸出手揉了揉耳朵無意識地把一旁的小小人兒給揮了開來,翻了個身把棉被給蓋了上去繼續他的睡眠。而小小的人兒只能鼓著雙頰,雙手交纏的盤腿坐在原地苦惱。

 

讀到這裡的朋友,你並沒有看錯喔,這個小小人兒他會飛會飄浮,雖然沒有想像中的小翅膀,卻是貨真價實的小小妖精,名叫雅紀‧相葉,在前一陣子剛滿了一百八十歲所以開始了成年的修行,只是遇到同伴的惡作劇被關在瓶子內,隨波漂流的期間正巧遇上了好心的櫻井把他放了出來,所以他就認定了櫻井是主人,想替他實現願望。

 

只是最近雅紀很苦惱,他發現這幾天晚上櫻井好像都會做惡夢,口中說著夢話卻讓人聽不清楚,身為櫻井的守護精靈的雅紀感到很擔心,每每想把櫻井給叫醒,卻總是徒勞無功。

 

不知道櫻井究竟做了什麼惡夢,居然可以讓他連續好幾晚都不停的說著夢話。如果可以知道他做了什麼夢就好了…做什麼夢?對!知道他做了什麼夢就好啦!

 

雅紀突然想起來長老曾經說過,惡夢常常是人們深藏在內心中最不願意面對的事實,人們總是會刻意去壓抑,即使表面上好像過得很愜意,但些不好的、傷心的記憶卻不會消失,只會一直存在潛意識中,偶爾大腦承受不了的時候,就會釋放出來形成惡夢。所以只要能消除在潛意識中的不安,就可以解決大部分的惡夢。這是幫助主人的課題之一,長老還教過他們如何進入夢境…

 

對!他要趕快進入翔ちゃん的夢境才行!

 

可是咒語…咒語…

 

雅紀趕緊念了幾句咒文,碰的一聲,一本魔法書就出現他的手上,「夢境夢境…在哪在哪?」雅紀馬上用他腦袋裡的記憶快速翻閱到他想要的頁面,「啊!找到了!」雅紀興奮的露出了笑臉朝著櫻井方向他露出了燦爛的笑臉:「翔ちゃん等等我喔,我這就來救你離開惡夢了!」

 

深吸口氣,雅紀閉上了雙眼:「聚眾之念,夢境打開。」念出咒文後一陣煙霧從櫻井的頭頂上冒了出來,形成一圈圈的雲朵,像是霧面的玻璃門,隱隱約約的雅紀可以看見裡頭有個小男孩正縮在牆角的模樣。

 

吐了口氣騰空浮起,雅紀推開了門就聽見了啜泣聲,剛剛在門外所見到那個小男孩似乎就是櫻井,只是好像年紀小了些,因為哭泣的關係身體正一抽一抽的顫抖著。

 

「嗚…嗚…,我不要一個人。爸爸、媽媽你們回來好不好?嗚…我、我會做乖、乖孩子的,也會會努力考第一名讓你們開心…」

 

聽見小櫻井稚嫩的哭泣聲,讓雅紀也跟著眼眶紅了起來,雅紀想起了第一次進入到櫻井家的時候客廳的一個矮櫃上放著櫻井父母的照片,上頭的人看起來是那麼年經、那麼親切。

 

忍不住往前踏了一步,雅紀的身體就自動的變得跟眼前的男孩一樣高度。有些詫異的看著自己變長的手腳但雅紀隨即想起長老說過因為他們進入的是櫻井的夢境,所以當任何異物入侵的時候就會變成櫻井心中所想像的模樣。

 

雖然長老告誡過他們就算進入主人的夢境,也不可以插手夢境的內容,不然可能會有被困在夢中出不來的危險。只是雅紀一看到哭泣的小櫻井就把這些告誡全忘個一乾二淨,雅紀緩緩的走向小櫻井的面前伸出了小手,看見眼前多出了一雙不曾見過的手小櫻井有些害怕的抬起了頭,不僅是臉,就連鼻子跟雙眼哭得都紅通通的,讓人看的都感到不捨。

 

翔ちゃん不會一個人喔,翔ちゃん有我啊!」雅紀露出燦爛的笑容,臉頰旁深深的酒窩以及笑得彎起的雙眼,讓雅紀看起來閃閃發亮。

 

「你…是誰?」小櫻井的眼睛寫著疑惑及警戒,想伸出手卻又怯怯的收在掌心中。

 

「我是翔ちゃん的朋友喔,雖然不能代替翔ちゃん的爸爸媽媽,可是雅紀也會一直陪著翔ちゃん的,不會讓翔ちゃん一個人。」

 

雅紀自信的說出自己覺得很棒的話,但小櫻井卻沉下了臉,再度把自己縮回原樣,眼神黯淡、口中喃喃的說著:「才不是…你才不是我朋友。我不認識你…我也沒有朋友,我只有爸爸跟媽媽…可是爸爸跟媽媽也不在了…我只剩自己,只有自己一個人……」眼淚又再度聚集在眼眶中不停打轉。

 

「不對!翔ちゃん不是一個人!翔ちゃん有我啊!雅紀不會讓翔ちゃん一個人的!」只是不管雅紀怎麼喊都傳不進小櫻井的耳裡,彷彿櫻井在兩人之間築起了一道防護牆,漸漸、漸漸的把雅紀越隔越遠,然後突然出現一道光讓雅紀睜不開眼,人就這麼被彈了開來。

 

當圍繞在雅紀身旁的光霧散開,雅紀就已經回到了現實,看見被對著自己的櫻井,雅紀知道自己已經恢復原來的大小,跌坐在床上雅紀扁起了嘴,心裡難過地一抽一抽的,眼淚就這麼如珍珠般的一顆一顆落下。

 

「嗚唔……討厭……」

 

不知道是因為自己被拒絕而難過,還是因為感受到櫻井內心的黑暗而感到傷心,雅紀只覺得自己好難受好難受,淚水就這麼狂瀉,停也停不住。

 

而因為雅紀的哭泣聲,櫻井從淺眠中醒了過來,翻過身,沒睡飽的櫻井雖然顯得沒什麼精神,卻還是露出了溫和地笑容,用著慵懶的聲音詢問著哭泣中的雅紀:「雅紀怎麼在哭?做惡夢了嗎?」

 

雅紀抬頭看了看是熟悉的櫻井,更加不受控制地撲到櫻井的衣領邊號泣:「翔ちゃん不是一個人!翔ちゃん有我在身邊…」而且,做惡夢的明明就是櫻井啊!

 

「你在說什麼啊?不哭不哭,精靈都是水做的嗎?這麼愛哭。」櫻井失笑,但還是不忘用指頭輕輕點了點雅紀的背安撫他。

 

「才、才不是…明明就是翔ちゃん在哭…」雅紀將頭整個埋進櫻井的衣領擦掉自己的眼淚後,抬起頭,用著無辜的雙眼看著櫻井。

 

「我哪有哭?」

 

「……」雅紀知道要是櫻井知道他偷看了他的夢境,肯定會不開心,所以雅紀只能鼓著雙頰,扁著嘴喊:「我說有就有啦!」

 

「好好好,你說有就有。」想不透為什麼雅紀會這麼說,大概是自己在雅紀的惡夢裡哭了吧,櫻井這麼想著。

 

雅紀走到櫻井的枕頭邊,往前一趴讓自己整個陷入枕頭裡,再一個翻身讓自己能面對櫻井,抓住櫻井伸過來的手指頭,雅紀再上頭蹭了蹭後怯怯的開口:「翔ちゃん…」

 

「嗯?」櫻井莞爾,實在是覺得這小小精靈好可愛。

 

「雅紀是你的朋友對不對?」

 

「為什麼這麼問?」

 

「問你嘛?是不是朋友?」

 

看著雅紀扁著嘴詢問的樣子,櫻井再度忍不住笑了。其實櫻井並不了解什麼是朋友,他從來也沒有交過朋友。只是剛剛好像在夢中出現了個小男孩對他說是他的朋友,雖然他記不清夢境,也記不清那個人的臉,但那感覺跟眼前的雅紀好像。

 

「是吧?」

 

「吧?為什麼是疑問句?」

 

「那你說是就是囉~快睡吧!晚安。」輕易把話題帶過,櫻井翻了個身似乎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而且再過不久就要天亮了,再不睡肯定又要睡眠不足了。

 

「吼!人家是在問你欸!」看著櫻井的背影,雅紀突然又喪氣了起來,嘆了口氣,雅紀輕輕的問:「吶…翔ちゃん其實會想要朋友的吧?有朋友在就不會孤單、不會一個人了……」

 

沒聽見櫻井的回應,哭得累了的雅紀也緩緩的閉上雙眼進入夢鄉。

 

然而在雅紀看不到的另一側,櫻井的雙眼卻睜得大大的,一眨一眨的像是在咀嚼思考著雅紀詢問他的問題。

 

朋友啊……

 

有朋友就不會一個人,就真的不會孤單了嗎?

 

 

「爸、媽,我出門了。」一早有課的櫻井對著父母的照片一合掌後,拿起一旁的粗框眼鏡戴上就背起側背包準備出門,再踏出家門前,櫻井朝房間探了一下,帶著笑、輕聲說了句:「雅紀我出門囉。」才真正離開了家門。

 

聽見櫻井說要出門的話,雅紀馬上跳了起來。其實雅紀沒有睡好,雖然櫻井把他撿回來之後對他一直很好,只是他總是待在家裡等待櫻井回來,對於櫻井在外的生活一無所知,更別說交友情況了。

 

不行!他今天一定要好好的去確認一下才行!

 

看了一下大門被關上了,所以雅紀便直接從窗戶飛了出去,在屋頂繞了一大圈確認了櫻井的方向後,雅紀便偷偷得跟在櫻井的背後一路到了學校。

 

櫻井的大學生活不外乎就是上課、上課、還是上課。

 

櫻井是個認真的學生,但卻不顯眼,雅紀發現櫻井總是會坐在第一列的最邊角聽課。只是聽著講台上的教授講那一堆數字跟理論,雅紀根本聽不懂,加上天氣冷讓他昏昏欲睡的,坐在最後面空桌上的雅紀點阿點著頭,一個大點頭差點就從桌上滾了下去。

 

窗外一陣涼風吹來,讓雅紀鼻子突然癢了起來:「哈…啾!」突然打了個噴嚏,讓課堂上的學生分了心,知道平常人看不到他所以雅紀倒也無妨,只是當他發現櫻井好像有轉頭的跡象,雅紀馬上整個人趴在桌面上,偷偷抬起頭發現櫻井早已轉回頭才鬆了口氣。

 

但他似乎沒想到,就算他趴著,櫻井還是看得見他啊!因為櫻井根本沒近視,那粗框眼鏡不過是他用來遮掩自己的道具而已。

 

低頭寫著自己的筆記,櫻井微微揚起嘴角,看雅紀這麼努力遮掩自己的存在,櫻井也不去搓破他。既然沒有被發現的危險,那麼他也不會太去擔心雅紀的安全。

 

來到中午時段,吵雜學生食堂讓雅紀覺得耳朵鬧哄哄的,閃啊閃得就怕撞到人,努力跟櫻井維持一段距離,看著櫻井一個人走到餐券販賣機買了個餐券後,默默的排隊將餐券遞給了盛飯的阿姨。

 

看著櫻井手中拿著的點炸雞親子,雅紀覺得自己的肚子也餓了,忍不住想要去找櫻井的時候,突然一群聊天的人朝櫻井的方向走了過來,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撞到了櫻井。

 

「啊…抱…咦?這不是我們系上的死書呆嗎?抱歉你太沒存在感了,所以沒發現你。你也吃飯啊,我還以為你啃書就飽了咧!哈哈哈哈!」撞到櫻井的人不但沒有好好的道歉還調侃起了櫻井,連他身邊的同伴們也跟著哈哈大笑。

 

而櫻井卻只是一語不發的沉默,雅紀只見粗框眼鏡的鏡片反著光,一點也瞧不見櫻井的表情。對於櫻井的不反擊,雅紀簡直氣壞了!

 

以前他就常常被其他的精靈欺負,雖然他一開始也是會忍耐,但一旦到了極限他絕對會反擊跟大家打起來,所以老是被長老叫去訓話。雖然他不聰明,但不吃悶虧這點他到是很懂!

 

「什麼嘛…,太過份了!」雅紀終於忍不住想衝上去,可是動也動不了,卻感覺後衣領有被人給被拉住的感覺,雅紀嚇壞了馬上激動的掙扎,「啊啊啊──…放開我、放開我!」

 

怎麼辦,居然被發現了!

 

他記得長老說過一般人應該是看不到他的啊!但雅紀滿腦子混亂,想不到任何能解釋這情形的狀況,他只知道要是不設法逃開的話,肯定會被抓去做實驗什麼之類的。

 

被拉高轉了半圈後,相葉才看到一個外表不像大學生留著挑染微捲短髮的男孩正皺著眉頭觀察他,然後開口說了一句:「你這小東西想幹嘛?難道不知道被發現的話會被人抓去當實驗品嗎?」還惡意的晃了一下。

 

「你…你怎麼看得到我?」雅紀忍著在眼眶打轉的眼淚怯怯地問。

 

「我喔…因為我會『靈』視啊。」男孩挑了挑眉,輕挑的回應雅紀的問題,也不知道是認真的還是開玩笑。。

 

「靈視?」被唬得一愣一愣的雅紀,只得睜大眼看著眼前的人。

 

「對啊,就是『靈』視,我可以看見這世界上所有不乾淨的東西。」其實男孩才看不見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他只是看得見「精靈」而已。只是看這精靈這麼簡單就相信了他的話,不多玩弄他一下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我、我才不是什麼不乾淨的東西…」雅紀急著眼淚都快飆出來了,「我只是想去幫、幫我的主人而、而已…」雙手揮舞著像是在補充說明。

 

「…你的主人?」一點都沒有打算放開雅紀的男孩一臉興味的朝四周看了看,只看到不遠處的櫻井冷冷的跟一旁圍著他的人說了句「抱歉借過」,就逕自找了個位置坐下吃飯。男孩對那人跟眼前的這個精靈又更加有興趣了。「欸,你不會跟我說是那個像書呆子,不起眼的傢伙吧?」

 

翔ちゃん才不是書呆子!也沒有不起眼!」雅紀聽見連眼前的男孩也貶低著自己的主人,想到就有氣!

 

「喔喔~~」

 

男孩再度輕浮的回應讓雅紀一股怒氣沖上腦門,也不管對方是不是還抓著他,紅著臉泛著淚,激動的雅紀身邊突然捲起一陣風,雅紀的手中開始出現了小小的光球慢慢的漫漫的轉大,然後突然雅紀雙手往前一推一道光就朝著男孩衝,男孩放開了手,但光卻沒有因此停下來,就在光球抵達男孩面前的時候突然化成了煙霧被散了開來。

 

「呼…好危險。」男孩雖然面不改色,但額角留下的汗水還是看得出來他的緊張。

 

「怎麼會…」雅紀攤開自己的雙手看了看,他很確定這次他咒語沒念錯啊!為什麼光球會被散開來。

 

「…誰阿,居然攻擊人類…」突然一個跟雅紀身型差不多大的精靈一臉水眼惺忪的從男孩前胸的口袋探出了頭後,跳出了口袋來到餐桌上。

 

雅紀先是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然後再揉了揉眼睛,確認眼前的精靈是他認識的人,馬上衝上前抱住他:「咦~~這不是智嗎?我好想你喔~~!」

 

「啊…原來是雅紀啊,」聽見雅紀的聲音,被雅紀稱為智的精靈也露出溫和地笑容拍了拍雅紀的頭。「不過你怎麼可以攻擊我的主人呢…」

 

智溫和的語氣夾帶著一點責怪,雅紀自知不對卻也不服氣得鼓起雙頰反駁:「因為…他嘲笑我的主人,我氣不過嘛…」

 

「真是的,你要改一改一生氣就隨便對人攻擊的舉動才是。你今天遇到的不是我的主人,而是其他精靈的,你們豈不是要發起大戰了?」

 

「對不起嘛…」雅紀低下頭認錯,不過心裡還是想著能遇上智真是太好了。因為從以前就只有智才會這麼厲害的化解他的光咒,要是其他的精靈包準會被他打到哭著跑回家。

 

「不過我的主人也不對,我替你跟你主人道歉。還有,這是我的主人二宮和也,雖然他嘴巴很壞,但心地不壞喔。你剛剛太衝動了,所以NINO才會阻止你的喔!」智笑笑的說明,卻換來二宮不誠實的回應「你說什麼啊…,我只是單純覺得好玩、好玩!你…你笑什麼笑啊!」

 

「我哪有笑?」智有些無辜的仰頭看了二宮一眼,雖然他是真的覺得二宮明明心地善良卻很不誠實。

 

「你以為你垂下眉毛,忍住笑就沒事了嗎?」說著二宮伸出兩隻手指頭捏住了智的臉頰晃啊晃的。

 

「唔…哞…唔啦…」我沒有啦…又欺負他,智只能抓著二宮的手指求饒。

 

看著智跟二宮兩個人一來一往的,雅紀覺得他們的感情好好,或許就如智所言,二宮並沒有他想像中的那麼壞吧。

 

感嘆之餘雅紀再一次突然地被人給捧了起來,然而這次是他所熟悉的櫻井的溫暖手掌。

 

翔ちゃん!」轉過頭雅紀有些驚訝的看著櫻井,沒想到自己被發現了,但卻也很開心櫻井發現了他。

 

「抱歉…我家小東西似乎迷路了。謝謝你照顧他。」櫻井簡潔的跟二宮點了個頭道謝後,在二宮還來不及回應前就走回自己的座位上。

 

「開動了──。」重新拿起筷子,櫻井手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一個小碟子,上頭還放了幾塊炸雞。

 

「這是要給我的嗎?」雅紀盯著炸雞的眼睛閃閃發亮著。

 

「是啊,你肚子也餓了吧,趕快吃吧。」

 

「耶~!謝謝翔ちゃん!我最喜歡你了!」繞著盤子歡呼地跑了一圈後雅紀興奮地雙手拿起炸雞啃了起來。

 

看著雅紀的模樣櫻井也笑了,靠著窗櫻井伸出手指點了點雅紀的頭,輕聲的說了句:「下次不要在這樣偷偷跟著我了,很危險。想出來就跟我說,我會帶你一起出門的。」

 

「唔嗯…粗道囉。」知道了。滿嘴炸雞的雅紀開心的對櫻井說。

 

 

「櫻、井、翔…是吧?」

 

一道、不,是一大一小的陰影出現突然再度櫻井跟雅紀的面前。

 

「欸,我剛剛幫你保管了小精靈,你不是該給點謝禮呢?」靠在桌邊二宮露出笑臉,搶走了雅紀盤子上的一塊炸雞塞進嘴裡。

 

而智則是緩步的走到雅紀身旁坐了下來,沒有想吃的慾望反到是卻被熱情的雅紀給塞了一塊炸雞到懷中,想擺回盤子,又再度被雅紀給塞進懷中。

 

「……」櫻井沉默了一會兒,開口:「你想要怎樣?」

 

「不想怎樣,如何?交個朋友吧,同樣是擁有精靈的夥伴。」二宮大方的伸出了手。

 

「朋友……」櫻井再度陷入沉默,這跟今天凌晨雅紀所問他的問題一樣。而在他心中的疑問也還是一樣,無解。

 

過去他也不是沒有交過所謂的「朋友」,只是因為他成績好太過出風頭,總是會無緣無故被人給挑釁,而那些主動說要當他朋友的人,只有在有問題的時候出現在自己身邊,一遇上麻煩是就馬上從自己的身邊逃離。他一直覺得如果只是想從他這邊得到好處,直說就好,何必老是套著朋友這兩個字,太過虛偽,也沒必要。

 

所以他戴起眼鏡,把自己藏在角落。

 

他寧可一個人,一個人也沒什麼不好,沒人打擾、也輕鬆多了。

 

他一直都是這樣走過來的,直到遇見了雅紀這小小的精靈。

 

想起昨晚隱隱約約的夢境,像雅紀的男孩告訴了他朋友這兩個字,而醒來聽到雅紀也不斷講著朋友。看著雅紀跟另一隻小精靈的互動,如果朋友就像是這樣,那麼似乎也沒有什麼好抗拒的了吧?

 

翔ちゃん!是朋友喔!大家一起當朋友!」雅紀興奮地蹦啊跳的。「大家在一起就不會寂寞了!」

 

「嗯…朋友。」智也抱著炸雞在一旁點著頭,露出傻傻的笑容。

 

「真是的…又不是娘們了!拖拖拉拉的!就這麼決定啦,請多多指教,櫻井翔。」

 

直接拉起櫻井的手握了一下後放開,就不管櫻井的存在開始跟智搶起炸雞,不知道為什麼連雅紀也跟著跑過去攪和。

 

「給我。」

 

「不要,這是雅紀給我的。」

 

「對啊對啊那是給智的,你不可以搶智的炸雞!」

 

「我就偏要搶!」

 

看著三個人開心的樣子,交個朋友似乎也不錯。

 

不自覺的櫻井也露出了笑容,突然將雅紀給捧到手心中,嚇了雅紀一跳。

 

「雅紀是我的朋友喔。」這是昨晚他欠雅紀的一個答案。這次是肯定句,是的,是朋友。

 

雅紀是他的第一個朋友。

 

「嗯!」先是傻楞楞的看了櫻井一眼,隨後雅紀緩緩揚起嘴角露出甜甜的笑容,心頭彷彿有一股暖暖的氣流流過,也希望這股小小的氣流可以把櫻井的惡夢給趕走哦!

 

一人じゃないよ、だって僕がいるから。

 

 

 

=========

 

這篇有六千九百多字....(拜託我自己不要再修orz,越修越多字冏...)

就當遲來的雅紀賀文&聖誕賀文吧(笑)

 

芯芙一直很想打這篇只是沒時間orz

終於有了時間,沒想到一打就這麼長XDD

 

同伴是很重要的呢~

對於翔而言,一直都是一個人,多了雅紀,多了二宮跟智。

或許人生會更有趣吧XD

 

總之,希望大家會喜歡喔^^

希望不會看文看得太累....XD


芯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