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文主CP為櫻相,不適者請慎入。

 

遇見精靈,遇見愛*遇見精靈

 

 

「唉。」

 

寒冷的冬夜,接近午夜時分,一個身著厚重外套、圍著圍巾將全身裹著緊緊的年輕人因為突然颳起的風而瑟縮著身子,唯一赤裸著的雙手中拿著一個信封,沿著河岸邊走邊嘆氣。

 

仔細一瞧才知道年輕人手中拿著的是所謂的薪資袋,因為最近經濟不景氣班明顯的被減少,所能領到的薪水也頓時薄了不少,一想起自己的生活又要陷入拮据的年輕人,原先有些傾斜的肩膀又像下滑了不少。

 

停下腳步,年經人走下河堤在靠著路旁的燈光才有些許光亮的草皮上坐下,曲著膝看著流動的河水發呆,河水映著年經人的臉,明明是清秀的臉龐,英挺的劍眉中間卻隆起了一座小山,深邃的瞳孔因為河水的反光而閃爍著,因為寒冷而吐出的白色氣體消散後出現的是緊緊抿著的唇。

 

「看來必須要再找份打工才行了。」每天為了許多瑣碎的事情煩惱真的好累,但卻又不能不為自己生計著想。

 

其實他要求得不多,只要能夠快快樂樂的過日子就好了。可惜在前幾年父母雙雙去世,還在念大學卻不得不自力更生的年輕人只能每天都被錢追著跑,一刻也沒辦法放鬆。

 

年經人將自己放空了一段時間補充完元氣後,一鼓作氣壓了下膝蓋站起身時,發現眼前的河邊有道微小的光芒一閃一閃的,好像有什麼東西在。

 

「…是螢火蟲嗎?」好奇的趨近一看,年輕人發現了一個小瓶子裡頭有個正在發光的物體,年輕人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螢火蟲。看到一閃一閃的光像是在求救一般,泛起同情心的年輕人眨著水潤雙眼溫柔地對著瓶子開口:「是什麼人這麼缺德把你塞到瓶子裡阿,我這就放你出來喔。」

 

啵的一聲把蓋子打開,飛出來的卻不是年輕人所想像的螢火蟲。

 

年輕人只見一個小小的光圈在空中繞了幾個圈,然後慢慢的、慢慢的擴散,逐漸變大,最後緩緩的上升至櫻井眼前,緊接著出現在櫻井面前的是一個小小的人影就這麼飄浮在空中一閃一閃發著光亮。

 

「哇哇──!終於得救了!真是太感謝你了!要不是你我可能一輩子都被困在那瓶子裡到老死了。」

 

一陣吵雜的聲音,以及在自己面前飄浮著的興奮像人卻又小得不像人的物體,年經人以為自己在作夢,用力揉了揉眼睛後,再定睛往前一看,那奇妙的像人的小小物體還是沒消失,反而飛到他耳邊大聲喊了一句:「喂喂,你有沒有聽到我在說話阿!」

 

「嗚哇阿──!」差點沒耳聾的年經人嚇了一跳,慣性的用力的朝自己的耳朵一拍,那奇妙的物體正巧就被打中掉到了草地上,身上的光圈倒還是一閃一閃的沒停。

 

「…好痛喔。」被打落的物體感到一陣暈眩,眼眶泛著淚水彷彿在控訴著年輕人的暴行。

 

年輕人直愣愣的看著這奇妙的物體,覺得大概是自己太累看到幻覺了,當下他立即做了個決定──轉頭就走。

 

發現年輕人要走了,那奇妙的「等等等等啦!」因為被打得有些暈的物體,所以飛起來有些不穩,只見一道光緩慢又搖晃得飄浮到年輕人面前,「我不是什麼奇怪的東西啦,我是精靈、精靈!知道嗎?精、靈!」

 

「精靈?」年輕人跟著重複了一遍。腦袋裡充滿的是小時候看過的漫畫藍色小精靈,長得哪一樣啊…「精靈不是藍色的嗎?」

 

「誰跟你說精靈是藍色的啊!光想像就覺得藍色醜死了…。難怪長老常說人類明明沒見過精靈,卻老是喜歡胡亂幻想精靈的實體…」精靈雙手雙手交叉思考起長老在上課時說的話。

 

「算了啦這些都不重要,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主人了唷!我叫雅紀相葉。你叫什麼名字呢?主人?」雅紀眨了眨眼,開心地在年輕人面前晃過來又晃過去。

 

「主人?」年經人只能愣愣的看著眼前的精靈發著光在自己面前飄來飄去,禁不起好奇心年輕人伸出手拎起自稱為雅紀的精靈的衣領。

 

沒想到真的摸得到耶,不是虛擬的物體,而且還有重量是真的!

 

「唔欸--唔…討厭啦!放開我、放開我!」雅紀在空中揮舞著手腳要年輕人放下他。為什麼他這麼多災多難,被精靈界的朋友惡作劇關在瓶子就算了,剛遇到自己的主人就又被這樣對待,他好命苦,嗚…。

 

年經人看著雅紀掙扎的樣子,覺得這小東西,喔不,是精靈,實在是太可愛了。年輕人放開了他改將他捧在手心中,笑著把他舉到自己面前「你好,小東西。我叫櫻井翔。」

 

「我不是小東西,我叫雅紀!是精靈!」雅紀站在櫻井的掌心上,雙手插腰鼓著雙頰不滿的抗議。

 

「是是是,小精靈雅紀你好。」笑彎著眼看著雅紀小小的被自己捧在手心感覺就像是小小的玩偶一樣,但偏偏這小小玩偶不但會說話,還很有個性呢。

 

「不要加小,我已經成年了!」雅紀跳高起來抗議,他都已經成年了,怎麼可以說他小!

 

「你成年了?」

 

「對啊,別看我這樣,我已經一百八十歲了,比你還大很多!已經有幫人實現願望的能力了!」雅紀驕傲的揚起下巴說道。

 

「喔~。那很高興認識你。」完全沒有把雅紀剛剛說他是主人的話當作一回事,早就已經習慣不去依賴人的櫻井隨口敷衍了一下打算把今天遇見精靈的事情當作是一個奇遇記然後回家好好睡個覺,明天開始再努力找分工作。蹲下身子,櫻井輕輕將雅紀放到草地上,「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家了,你多保重,掰掰。」

 

「掰掰…」雅紀一時沒會意過來還傻傻的跟櫻井揮了揮手,看櫻井轉過身他才發現不對趕緊跟上「啊!不、不對啦,主人!等等我──。」

 

 

「喔~這就是你的家啊?」雅紀在櫻井打開門縫的瞬間就鑽了進去屋內,好奇地四處晃了一下。

 

櫻井家不大,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該有的一樣也不會少。只是就是亂了一點,一兩件外套被丟小小的矮桌下的椅墊旁,房間外頭的洗衣籃也積了不少件衣服。但牆上倒是掛了不少被裱了框的獎狀,大部分都是學年成績第一名,再不然就是孝行獎,雙手抱胸雅紀點了點頭看來他這個主人還滿優秀的。

 

打開屋裡的電燈,櫻井有些無奈的看著雅紀興奮的樣子開口:「我說…你為什麼跟著我回來了?」

 

聽見櫻井的話,雅紀立馬飛到櫻井面前,股著雙頰有些不滿的開口:「ねね,人家說話你都沒在聽的嗎?我是來幫你實現願望的喔!除了要求金錢、以及控制人的感情之外,我可以實現你三個願望!主人你有什麼願望嗎?」

 

自己被叫主人櫻井總覺得有些彆扭,但卻又有種莫名的喜悅,想到這點櫻井用力地甩了甩頭,怎麼感覺自己像變態一樣啦!噘起嘴櫻井有些厭惡自己的垂下眉毛:「你、不要叫我主人,好怪…」

 

「叫主人會奇怪嗎?那不然我要怎麼稱呼你?」雅紀歪了歪頭,上下晃了一下隨後繞了櫻井的身子一圈後停在櫻井面前眨了眨漂亮的眼睛。

 

「我叫櫻井翔,隨你想怎麼叫都可以,只要不是主人就好。」雅紀飛得櫻井有些頭暈,櫻井揉了揉眉間,走到矮桌邊盤腿坐下。「然後可以請你先停一下嗎?這樣飛來飛去不累嗎?」

 

雅紀一直都是這麼移動的所以沒有想說會累,但聽見櫻井的話雅紀倒也乖乖的停下站到離櫻井最近的矮桌上頭邊思考邊走來走去。「櫻井…翔,翔…翔ちゃん,有了!那我就叫主人翔ちゃん好嗎?」最後像是想要獎勵的伸出雙手對著櫻井開口。

 

「翔ちゃん啊…,都好,總比叫主人好。」櫻井看著雅紀可愛的舉動,便配合的伸出食指讓雅紀雙手握上。

 

「吶吶,翔ちゃん有想要實現什麼願望嗎?」雅紀興奮的眨了眨雙眼,然後用手壓住櫻井的手指抬腳攀爬到櫻井的掌心,跪坐在櫻井的手掌中抬起頭。

 

櫻井將手掌移至自己眼前看著那閃閃發亮的雙眼,櫻井有些不相信的問:「實現願望?你會什麼?」

 

「你不要小看我好不好,我可是會魔法的喔!」雅紀用力的一掌打在櫻井的鼻頭上,但因為雅紀身形很小所以那點力道對於櫻井而言根本不痛不癢。

 

「魔法?」櫻井挑了挑眉,「那你能變出消夜來給我嗎?就當第一個願望好了。」

 

這種東西當作第一個願望也太小看他了吧,但第一次可以幫人實現願望的雅紀還是不掩興奮:「哼消夜算什麼!我變大餐給你!」

 

說著雅紀在口中喃喃念著咒語,一陣風颳起在雅紀的四周,將雅紀微捲的頭髮吹起,微弱的光漸漸變強,一道強烈的閃光讓櫻井瞬間睜不開眼,卻在下一秒感覺到身上被什麼給纏緊了。

 

緩緩睜開雙眼,櫻井差點沒下暈過去,那緊緊纏著自己的感覺,竟然是因為有條大蟒蛇繞著他,那大大頭顱還朝著自己吐信,櫻井無法顧形象的揮著手大喊:「唔哇啊啊啊啊──,這是什麼鬼東西,快讓他消失、快點!」

 

「咦?我又念錯咒語了嗎?」雅紀皺著小臉看著眼前出現的大蟒蛇,有些低落的走上前伸出小手安撫了一下眼前的大蟒蛇,被撫摸的大蟒蛇舒服地將頭移到雅紀身邊蹭了蹭,「呵呵,好癢喔,乖喔。」雅紀抱著大蟒蛇的頭呵呵笑。

 

「…現在不是玩的時候吧…你趕快讓牠放開我!算我拜託你了。」看著那頭大蟒蛇跟雅紀玩在一起,早就被嚇得無力的櫻井只能虛弱的開口求救。

 

「啊啊,抱歉我忘了。蟒蛇你乖乖喔,我把你送回去。掰掰。」雅紀有些不捨的拍了拍正在跟他撒嬌的大蟒蛇後,口中念了幾句咒語蟒蛇就消失了。

 

「呼─…」身上的束縛被解了開來,櫻井無力的攤在桌上,「…你所謂的大餐就是這個?」

 

櫻井此刻有些欲哭無淚,此時的他相信雅紀的確是會使用法術的精靈,只是這個精靈似乎不是很可靠啊……

 

說要變大餐給他,結果自己差點成了大蟒蛇的大餐……

 

「對不起啦!我不小心又念錯咒語了,這次一定不會錯的!」雅紀著急的道歉,他怎麼這麼糟糕,在重要的時刻總是會念錯咒文。念了幾句咒文,手中就多出了一本書,雅紀努力的翻閱想找正確的念法。

 

「不用了…我自己煮泡麵吃就好。」櫻井覺得自己的心臟可禁不起再一次的驚嚇,站起身就朝廚房走去。

 

「啊!」雅紀抬起頭看著櫻井消失的背影,難過的低著頭反省。

 

難道真的就如同那些對他惡作劇的那些精靈所說,自己去幫助人類只會造成人類的不幸,乖乖待在瓶子裡說不定才是對他所屬主人的福音嗎?

 

可是他不想要一直被關在瓶子裡面啊,他想要幫助人類,想要幫助翔ちゃん

 

當櫻井將泡麵端出廚房的時候,只見雅紀洩氣的低著頭坐在矮桌上反省。感覺到雅紀的自責,櫻井突然覺得好像也也沒什麼好氣的了。

 

將泡麵放到矮桌上,櫻井安慰性的用手指點了點雅紀的頭,雅紀伸手抓住櫻井的手指,眼淚就這麼不受控制的飆了出來。

 

「嗚哇─…!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太、太笨了。連這麼簡單的咒語都會、都會念錯!可、可是我會加油的,翔、翔ちゃん不、不要不要我…」

 

看著雅紀抽咽哭得像淚人兒的樣子,櫻井莞爾,輕輕將雅紀捧起靠到自己的胸前安撫:「沒事沒事,不哭喔。不會丟掉你的。」

 

「真、嗚…真的嗎?」雅紀哽咽的抬起頭,抿著唇用著充滿淚水的雙眼看著櫻井。

 

「真的、真的。所以別哭了,你這樣哭我怎麼吃飯呢?我肚子好餓…」櫻井用另一隻手的手指拭去雅紀的眼淚

 

「那、那我不哭,翔ちゃん吃飯…」雅紀想停止哭泣的身子一抽一抽的,努力走到櫻井的手邊緣一跳至桌上,還把泡麵碗給往前推了推的模樣甚是可愛。

 

「謝謝。」接過泡麵,櫻井拿起筷子大快朵頤了起來,隨後像是想到什麼的看了雅紀一眼:「對了,精靈都吃些什麼啊?」

 

翔ちゃん吃什麼雅紀就吃什麼喔!」雅紀抬起紅紅的臉露出甜甜的笑容看著櫻井。

 

「那…」櫻井停下動作,從旁邊取來一個小盤子,把一根麵條給放在上頭:「給你。」

 

「哇──!謝謝翔ちゃん!」雅紀開心地飄到櫻井的臉頰旁給了櫻井一個吻後,開心地用雙手抓起麵條塞進自己的嘴裡。「好吃!」

 

摸了摸自己的臉,櫻井笑著看雅紀用手抓著食物吃東西的樣子,想起之後會跟著小東西一起生活,總覺得好像是該替他準備一些餐具及日用品才是。

 

 

如此這般,櫻井就這麼莫名其妙的,開始了跟迷糊精靈雅紀的同居生活。

 

未來還會有什麼際遇發生,櫻井的願望是否能達成,這都是個迷。

 

畢竟這不過是只是個開端呢──。

 

 

=====

 

很不安的開了一個自己覺得很萌的精靈文系列~

不知道大家覺得如何?預計會以主題性單篇單篇不定期更新。

如果有朋友喜歡請讓芯芙知道喔ˇ

這樣他才有機會有後續的更新(笑)

 

是說雅紀真的好可愛>w<

不過遇上迷糊精靈雅紀的小翔,相對的似乎就有點可憐了(笑)

芯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