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為J禁文,含有BL,如無法接受請勿點入


 

生過氣總是會特別容易餓,二宮在服務生送上餐後二話不說的就吃了起來。只是在他對面的櫻井卻連餐具碰都沒碰一下,只是一直看著櫃檯的方向。切下一塊漢堡肉,二宮將它送入口中咀嚼完畢後開了口:「你很在意嗎?」

 

「咦?」

 

看櫻井一臉沒搞清楚狀況,二宮喝了口附餐的飲料後點醒他:「我說那個店員。」

 

「啊…嗯,有點。」櫻井終於肯拿起他面前那副竹筷子,將外頭的紙拆開後,櫻井稍加施力把合在一起的竹筷給分開,有一下沒一下的撥弄著他眼前的食物。「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他給我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就連我見到父母的時候都沒有的感覺。」櫻井眼神一黯,他還記得當他醒過來的時候,腦袋一片空白的感覺,沒了記憶的自己,好似一個空殼,彷彿他這個人從來不曾存在在這個世界上過一樣。

 

「所以你焦急了。」

 

「抱歉…」櫻井整個人洩了氣,像做錯事的孩子般低著頭。

 

「沒什麼好抱歉的,要是我我也會焦急吧。不過,你總是要給人家一點時間接受這個事實吧。」想起剛剛櫻井的失控,二宮著實是有些嚇到,但這也並非是壞事,或者該說這是他在目前為止見過櫻井最有人性的一面吧。記得櫻井剛醒來那陣子,簡直就像是個空殼,眼神總是一片茫然,傻傻楞楞的簡直像個沒有自我意識的人型玩偶。

 

「嗯。」

 

「還有,別忘了,你從意外到現在已經過了兩年多了,一個失蹤已久的人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卻失去了記憶,若是看電視劇還會覺得很有趣,但發生在自己身上可就不是件開心的事了。反正人家都說會聯絡你了,你就耐心點等吧。」

 

「我知道…」櫻井露出苦澀的笑容,放下筷子,將手緩緩握成拳。二宮所說的話他都知道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就是很焦急,莫名的焦急。想知道相葉究竟跟他有過什麼關係,想知道為什麼他相葉的笑容會帶給他莫名的悸動。胸口滿滿的情緒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是他從那次意外醒來之後,第一次感受到的。

 

「知道就快點吃飯吧!我們的工作不是只有跑這間,等等還有別間咖啡廳要跑。」二宮拿著叉子敲了敲櫻井的盤子,還用下巴指了指示意。

「抱歉。那我開動了。」縱使再沒胃口,櫻井還是動了筷子。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要把肚子填飽,這是二宮教給他的。只要活著就有很多可能性,沒了的記憶說不準某一天就會突然自己回來了,要是連自己基本生理需求都不能滿足,別說過去了,連未來都會沒了。

 

繼續用餐的二宮看著櫻井努力將食物塞進的樣子不由得搖了搖頭,他不是不能明白櫻井的心情,只是這種事再怎麼急也沒用不是嗎。

 

         

 

櫻井與二宮前腳才剛離開店裡,覺得自己需要點時間整理情緒的相葉後腳就走進辦公室跟松本開口說要請假。

 

「店長,不好意思我想早退。」

 

原本因為身體不舒服面色就凝重的松本,聽見相葉說要早退而皺起濃眉,但這一皺又因感冒頭痛的關係讓松本難受得伸出手揉了柔自己的太陽穴:「嗯…你還好吧?」

 

「我?我很好啊。是我要問你還好嗎?早就要你今天請假別上班不聽。我看你還是去看個醫生比較好喔。」相葉毫不忌諱的手一伸就直接探向松本的額頭,有些發燙的跡象。

 

相葉才打算收回手,卻馬上被松本給抓住,略施力道表示他的認真:「我雖然感冒,但頭腦還算很清楚。你不要借機轉移話題,你知道我在問你什麼。」

 

抽回自己的手,相葉表情淡得讓人看不出他的情緒,靜默了一陣子,相葉才淡淡的說了一句:「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不該把人家給的名片就這樣撕成兩半。」

 

「相葉雅紀!」松本最討厭的就是相葉的莫名堅持,明明現在自己這個店長的名稱應該是掛在相葉身上的。

 

說來松本會成為店長,有一半也是因為相葉的原因。松本是比相葉還晚進的後輩,對於櫻井的事情不是很了解,但有好多次都看見前店長跟相葉提升為正社員的事情,但相葉卻總是因想以原來的樣子等待櫻井而推拒掉。為了一個失蹤,不知道會不會回來的人犧牲自己的前途,值得嗎?松本一直很不能了解他的想法,

 

「抱歉,我現在情緒很亂,如果沒事我就先回去了。」斂下眼簾,相葉無視松本激烈的反應,脫下制服的西裝背心就往員工休息室走去。

 

相葉將右手探進剛換下的西裝褲口袋內掏出那被撕成兩半的名片,伸出左手食指輕撫名片上印刷的櫻井翔三個字,像是把它當成珍貴寶貝般,相葉將那名片收進手心再輕輕將手貼到自己的唇邊,長長的睫毛覆蓋住相葉眼眸中漾著的憂傷。

 

他還活著,還好好的。

 

只是忘了一切,如此而已。

 

 

相葉從店裡一路走回家,放眼望去每段街景都有他與櫻井曾經走過的記憶,無論是轉角的便利商店、社區的小公園都還在原地沒有改變,微風拂過耳朵,櫻井的笑聲似乎也還迴盪在他的耳邊。

 

還記得他第一次被櫻井邀請到他家作客的情形。

 

『啊,相葉君,我家就住在這條街第二個路口右轉進去第三間公寓 201室,你要不要進來坐坐?雖然我沒什麼東西可以招待你。』

 

『嗯…沒東西招待我啊…那下次好了。』

 

『等等等等,我們進便利商店買點啤酒跟零食好了!你想吃什麼自己選,我請客。』

 

『你說的喔,那我就不客氣了!』

 

記得那時他一踏進便利商店就殺紅了眼死命的把一堆零食塞進自己懷裡,無意間轉過頭卻發現櫻井在角落偷偷審視自己的錢包有多少錢。

 

愛說大話嘛,相葉在心裡想著,但也默默的將幾包零食給回歸原位。

 

相葉微微勾起嘴角路過便利商店,就這樣順著街一直走,在第二個路口右轉,走到第三間的公寓前,於外頭刷了卡後拉開玻璃門走進去,打開上頭寫著201相葉的信箱檢查有沒有新的信件。

 

曾經,那信箱上頭是寫著櫻井兩個字的。

 

『怎麼,在看有沒有人寫給你情書嗎?檢查得那麼認真。』

 

『怎麼可能,我是在等上學期的成績單啦。』

 

『嗯?是喔。確定不是在等情書?』

 

『你不相信我?』

 

『沒啊,這又不關我的事。』

 

『嗯…懲罰你不相信我,沒收零食。』櫻井將裝著零食的袋子收到自己身後,將頭仰得高高的,甚至還頑皮的翹起嘴來。

 

『欸──!哪有這樣的啊!明明就是你說要請我的!』自己伸手想去搶,卻被櫻井給閃過。

 

當時的櫻井裝做一臉不開心的直接爬上了一旁的樓梯還喊了聲:『誰叫你要懷疑我。』

 

『欸,櫻井翔我懷不懷疑你有什麼關係啊!』他只覺得櫻井很好笑,但還是尾隨著櫻井身後上了樓。

 

當相葉掏出鑰匙插進鑰匙孔的時候,相葉沒了開門的力氣,忍不住落下了淚,蹲下身,相葉感覺得到自己此刻渾身顫抖不已,喉嚨像被什麼梗住般難受,胸口的疼得讓他快喘不過氣來。

 

『有,有關係的。』

 

他從來就不曾忘記,那時櫻井停在樓梯間由高而下看著他的模樣,被夕陽餘暉包圍的身影,那眼神溫柔的像是在看著自己深愛的戀人般眷戀、專注,以及自己因為櫻井而怦然心動的感受。

 

兩人相處時說的每一字一句都清晰得像剛發生,記憶好像錄放影機,每天在他的腦海裡播放著曾經有的過往。

 

可是光他記得有什麼用。

 

光只有他一個人記得兩人在一起的回憶,又有什麼用─…

 

 

 

============


就是芯芙自己打到心臟差點負荷不了的一集冏...

打得超心痛TTATT...

不知道大家看了會有什麼感覺呢XDD

如果能傳達得給大家就好了^^"


芯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