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為J禁文,含有BL,如無法接受請勿點入

 

CP:錦上

 

 

 雪之晶  SNOW SPIRIT

 

 

 

寒風四起,天空降下片片白雪,口裡吐出的氣息都幻化成白茫茫的煙氣。這樣的日子,反而給於情人們相互取暖,相互依偎一個好理由。

 

錦戶快步走進家門,脫下被雪給弄濕的大衣用力甩了甩。吐了口氣在手心,搓了搓雙手,換了雙拖鞋就踏進客廳。

 

「我回來了。」

 

映入眼簾的,是上田抱了個抱枕,縮在沙發上熟睡的景象。

 

跟隻貓一樣。錦戶笑著搖搖頭,將桌上的筆電闔起。

 

捨不得吵醒上田,錦戶放輕腳步走進房間拿了件棉被出來替他蓋上。輕撥上田默默長長的瀏海,動作輕柔地讓睡夢中的上田感到舒服,撒嬌般的動了動頭顱,露出滿足的笑容。

 

看著窗外的雪,是什麼時候開始,這傢伙闖進了他的生活?記得那天也是這麼冷……。

 

 

 

雪精靈?

 

這是錦戶第一次見到上田時產生的念頭。

 

那天晚上如同氣象報導溼冷,錦戶從便利商店提著醬油準備回家,天空卻飄起了雪,錦戶套起外套的帽子正想加緊腳步通過家附近的公園,一個小小的人影卻讓錦戶停住了腳步。

 

那個人,一動也不動地站在溜滑梯旁仰望著天空。

 

錦戶從來不是個好奇心強的人,只是在這寒冷的天,眼前的人沒套上羽絨大衣,穿著寬鬆的白絨毛衣就這麼站在雪花中,要不注意真的很難。

 

不過是呼吸,從口鼻冒出的就都是白氣,錦戶微皺起濃濃的眉。這人不冷嗎?又不是在拍戲。

 

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勁,錦戶脫下了他的大衣有些粗魯地蓋上他,沒多說些什麼,僅打了個哆嗦就邁開腳步,打算跑步回家。

 

早已凍得毫無知覺的上田,身上突然多了股溫暖,下意識的拉緊不知被誰蓋上的大衣,轉眼只看見斜前方有個人影快步走遠,想知道那是誰,「我叫上田龍也。你呢?」

 

上田的大喊,成功的讓錦戶停下腳步。

 

低沉的嗓音,是個男人?還是標準的東京腔。只是在朦朧街燈下的上田,怎麼看都像個落入凡間的精靈。周圍的冷空氣,讓錦戶的雞皮疙瘩狂冒,錦戶努力壓抑住身體的顫抖,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正常些。「亮,我叫錦戶亮!你趕快回家吧,天氣很冷。

 

「ねぇ、亮ちゃん!你願意收留我嗎?」上田瞇起雙眼,笑望著距離他約十步距離的錦戶。

 

「欸?」未能消化上田所說的話,錦戶呆楞住,就這麼站在雪中和上田對望。

 

錦戶心想,他大概永遠都忘不暸當時上田的表情。明明臉孔是那麼美艷,原該炯炯有神的雙眼卻空洞地閃著憂傷,笑容是那麼的淒涼。那時的上田,簡直像是個被遺棄的孩子。

 

 

 

…哈啾!

 

上田的一個噴嚏聲,將錦戶的心思給拉了回來。幫上田拉了拉棉被,果然客廳還是太冷了。

 

「亮ちゃん,你回來啦?」上田才想揉眼睛,卻被錦戶伸手給阻止。「別揉,手上有細菌。」

 

「亮ちゃん的手好冰!外面很冷吼?」反抓住錦戶的手,上田用他暖和的雙手覆上搓揉著。

 

「是啊,誰像你這麼好命待在家裡睡覺!」伸手揉亂的上田的頭髮,起身。「我去熱牛奶。」

 

「我哪有!我可是很認真在工作耶。」外頭的寒冷,讓上田忍不住將整個人縮進被窩。

 

「就打那幾個字?小心到時候被催稿,我可不陪你熬夜!」從廚房探出頭,果不其然,那隻慵懶的貓又縮進被窩裡了。

 

「亮ちゃん才不會不管我呢。」上田探出頭回了聲,又任性地鑽了進去,看得錦戶又好氣又好笑的。「……真是被寵壞了。快喝吧,暖暖身子。」

 

「不知道是被誰寵的吼。」斜眼看了錦戶一眼,上田帶著笑喝了口熱牛奶。

 

冰涼的雙手被溫暖的馬克杯給治癒了呢,暖呼呼的。

 

「還敢回嘴啊你!別喝了,拿來還我。」才說完,錦戶就搶走上田手中的馬克杯,不怕燙的一口就打算把牛奶乾了。

 

「啊~~對不起~~是我錯了,原諒我吧!亮大爺~」

 

再度搶回來時,卻只剩下一口的份。「……沒了。」上田怨懟的瞪了錦戶一眼,將剩下的牛奶喝掉。錦戶眼角盡是藏不住的笑意,「又不是全沒了。」起身又走進廚房。

 

「亮ちゃん~我問你,你覺得這場雪會下多久?」

 

「氣象說在兩天就會停了吧。怎麼?」

 

「如果可以別停該有多好。」上田望著窗外那片雪白,輕聲的說道。

 

 

每當這個時節,上田放空的時間就會增加,還會說一些錦戶聽不懂的話。可能是小說家的腦袋跟一般人不同吧;也可能他心中藏了些什麼,無法紓發。

 

見到這樣的上田,錦戶嘆了口氣停下手邊工作,上前給予他一個擁抱,頭靠在上田頸間蹭了蹭,「不停的話,本大爺可是會冷死在外面。」身子抖了一下,鼻尖的冰涼,惹的上田縮起脖子咯咯的笑著,「好冰、好癢。」環上錦戶的腰「嗯……要是亮ちゃん覺得冷的話,那~就讓我給你溫暖吧!」

 

「別說這種蠢話!要是有空亂想的話,倒不如好好工作!」空出一隻手,敲了敲上田的頭,但耳根蔓延的紅卻掩不住錦戶的害羞。

 

「亮ちゃん不會是在害羞吧?耳朵都紅了耶!」

 

「閉嘴啦!牛奶又要涼掉了。」

 

「要是涼了我再幫你熱好了?」

 

「你給我站住,千萬別進廚房,知道嗎?」

 

一來一往笑鬧著,上田不知不覺間也就忘了剛剛在思考些什麼。

 

只是,錦戶終究沒有勇氣開口詢問,上田是為了什麼在煩惱?

 

一直都是這樣,上田藏著很多秘密。

 

 

錦戶從兩個人一同生活開始,就沒看過上田為了工作出門,一直到上田的截稿日快到了,手機開始狂響,一直很重睡眠的上田也開始熬夜通宵,他這才知道原來上田龍也是個職業小說家。

 

可惜懶散成性,每每快到截稿的日子,上田的手機就會被編輯給佔線,直到某一天錦戶遇上期末要趕報告,被電話聲給吵得無法專心,再加上錦戶原本就不是個有耐性的人,一怒之下從上田手中搶走電話就破口大罵,嚇傻了那編輯。

 

不過,為了圖耳根清靜,錦戶跟上田的編輯達成協議,快到截稿日時他會幫忙催促上田完成作品。當然,條件是別再狂打電話。

 

只是,當時編輯的一番話,卻讓錦戶一直很在意。

 

『雖然上田跟我們只是工作關係,不該干涉他私人的事情。不過還是想替上田謝謝你,多虧了你他才能夠從新拿起筆。』

 

『……他停過筆嗎?』

 

『嗯,曾一度因為私人因素,他跟我說他再也不會有靈感,再也沒辦法提筆。一個人就這樣失蹤,手機也換掉了。』

 

『他朋友也特地打電話來出版社問他的消息,我不好意思問是什麼原因,但對他而言,一定是無法承受的事吧。不過,當他可以面對的時候,就表示他走出來了。上田就勞煩你多費心了!』

 

這些話,一直存在錦戶心中揮散不去。想為上田做些什麼,卻又是那麼無能為力。不願意去問他發生過些什麼事,是相信當他想說的時候,就會親口告訴他。

 

只是他卻越陷越深,對於上田,他似乎越來越沒辦法放手了。那張臉明明長得那麼精明,卻是個生活白痴。還記得剛住進來的時候,上田自告奮勇說要煮早餐謝謝他,端出來的竟是焦黑的不明物體。說要幫忙打掃,卻只知道用吸塵器,床單一個不小心就被吸了進去。唯一的優點就是力氣大吧,小小一隻打人卻很痛,一點都不用擔心他被壞人欺負。

 

雖然上田任性的像隻貓,莫名地對他予取予求,可是每當看到他的笑容,他就拿他沒輒。他就是不想再看到初次和他見面時傷心的表情。

 

雖然沒有說什麼喜歡,兩人卻早已如戀人般相互依存。

 

不想失去他,不希望他眼裡看著別人……。

 

或許在第一次見面,他就無法自拔愛上他了。

 

 

 

一如氣象報告的,雪停了。

 

屋上的積雪一大片的落下,在地上緩慢地融成積水。小鳥也開始飛上枝頭,愉悅唱著歌謠。

 

上田帶著粗框眼鏡,坐在地板上,眼睛緊盯著電腦螢幕,雙手急速的敲著鍵盤。

 

錦戶從廚房走出,將早餐擺到客廳的桌上,敲了敲上田的筆電「雖然截稿日快到了,早餐還是要吃。」自己則是嘴裡咬了片吐司,單手拿杯牛奶,就一屁股坐到上田後頭的沙發上。

 

「……ねぇ、亮ちゃん,陪我去一個地方好嗎?」上田停下打稿的動作,拿下眼鏡往後靠著身後的錦戶。

 

「好啊。難得你願意出門。」錦戶揉亂上田的頭髮,卻又輕柔地幫他梳順。

 

「不過離大阪有點遠,亮ちゃん要做便當喔。」轉身抱住錦戶,仰頭看著錦戶對自己的寵愛。

 

「……。你這是肯定句吧?」錦戶皺眉,敲了敲上田的頭,這傢伙真是無法無天了。而被敲頭的上田只是傻傻的笑著。

 

看著上田,錦戶卻莫名的感到不安。想甩掉那惱人的情緒,錦戶捏了捏上田的臉頰,「既然要出門,就給我穿暖和點!我可不想回家之後又要照顧一個感冒的人。」叮嚀著這個麻煩精。

 

「遵命,亮大爺!」開心地朝錦戶的臉頰啾了一下,上田滿意地看著呆住的錦戶,搶過錦戶的牛奶,就轉身靠著錦戶小腿,自顧自的喝著。不讓錦戶看到他眼中閃過一絲猶豫,這次他必須要好好的去替過去做一個了結。

 

其實,上田一直不想面對過去,想當初那個人也是百般寵愛他。他曾以為他們會這麼走下去,不會改變。

 

可是那天,那個人居然親口跟說他要結婚了。短短幾個字在他腦海裡爆炸,明明知道不開口說句話不行,卻怎麼也開不了口。原來一切都只是自己自作多情……

 

還未整理出頭緒,身體卻比腦筋還快做出反應,他就這麼推開門跑了出去,要自己離越遠越好。

 

搭了新幹線就來到大阪,也不管自己人生地不熟,只是胡亂的遊走。到了一個住宅區的公園時,天空飄下了第一場雪。他曾在小說裡寫過,接到初雪可以實現一個願望,所以他試著許願--想要有個人陪,就算只在下雪天也好。

 

沒想到,在他手腳快失去知覺的時候,錦戶就這麼出現了……。

 

如果不是遇到錦戶,他應該會凍死在那裡吧。

 

 

他常常回想起那天,錦戶替他蓋上外套的瞬間,他差點將他跟那個人的身影重疊了。所以他開口叫住他,沒想到卻聽到純正的大阪音,用著大男人的口吻要他趕快回家。

 

相處越久,越發現他跟他很不同。那個人動作才不會像亮那麼粗魯、那麼沒耐性,長的也沒有亮好看,也不會像亮因為他感冒或受傷而臭著一張臉,不會像亮那樣陪他熬夜幫他煮宵夜。不像亮會在他不開心的時候,從背後給他一個擁抱。

 

亮亮亮……不知道什麼時候,錦戶已經遠遠超越那個人,佔滿他的心。

 

 

 

自從上田確定自己心意後卻更加的不安,不敢肯定錦戶的心意,不確定他會不會像那個人一樣突然就跟他說,他要結婚了。所以他更常放空,像個小孩幻想著要跟哆啦A夢借道具,讓時光停住不要往下走。

但他也沒忽略錦戶在擁抱他的時候,眼神所透漏的不安。他的態度是不是也讓錦戶受了傷?

 

雖然沒有再跟那個人連絡,朋友們卻仍然會替他帶來消息,聽說他太太為他生了個可愛的男嬰。聽到時,心似乎已經沒那麼難受,相反地他很想見見那嬰兒是不是跟那個人一樣,有著大鼻子。

 

他,還欠那個人一句祝福。一句恭喜。

 

 

 

 

下了新幹線,上田伸了個懶腰,大大地吸了口氣,「好久沒有呼吸東京的空氣了,真懷念。」看著令人懷念的街景,雖然過了一年,但他終究還是回來了。

 

「原來你是東京人啊?」

 

「欸?我沒跟亮說嗎?」眨了眨眼,上田歪著頭看著錦戶,只見錦戶面無表情轉移視線,將手插進口袋回聲沒,就不再接話。感覺到有點怪怪的,上田拉拉錦戶的外套下襬,「亮在生氣嗎?」得到的答案,仍然是一個字,沒。

 

斜眼看著錦戶,明明就是在鬧脾氣,還死不承認。上田伸出雙手將他的臉轉正,逼他直視他的雙眼,嘆了口氣,「我知道喔~亮很溫柔。所以什麼都不問。」

 

「可是,我一直都在等亮主動問我。」一如上田所預料的,錦戶瞳孔中出現了訝異,笑了笑:「只要亮想知道,我一定會毫不保留的全部告訴你。所以…再不走中午就要過了,先說了,我不要在路邊吃便當!」

 

上田說完話就自顧自的向前走,一點也不想回頭看正咧嘴大笑的錦戶。

 

隨著上田走著走著,就停駐在門牌上寫著中丸的一戶人家前。

 

「這裡是?」

 

「一個朋友家。我以前受到他很多的照顧呢。」上田默默牽起錦戶的手,笑著看著門牌上的名字。再度看到他的名字,心還是有些隱隱作痛。

 

按了半天門鈴卻始終沒看到有人來開門,等了許久錦戶開始失去耐性想走人。上田卻突然間握緊他的手。

 

朝上田視線望去,所見的是一個很平凡的男子及抱著嬰兒的婦人。男子正逗著婦人懷中的嬰兒笑得樂不可支。

 

就是他嗎,惹上田傷心的人。錦戶擔心的將上田拉回身邊,上田卻揚起微笑抬頭對他搖搖頭,表示他不要緊,還俏皮的說反正亮會保護他,不會有事,況且丸子是好人,不敢欺負他的。

 

雙手包覆住錦戶的手,像是許願般將頭靠上自己的手,深吸了口氣後,放開。向前走了幾步,出聲喊了他好久不曾說出口的名字,「好久不見,丸子。」

 

中丸驚訝地看著眼前的上田。「龍也!?」沒想太多,中丸上前緊抓上田的雙臂,從頭到腳檢查了一下,想確認他真的沒事。「你到底跑哪去了?知不知道我擔心死了!」

 

沒想到才聽到中丸的聲音,上田的眼眶就開始感到酸澀,因為中丸還是像以前一樣,緊張的時候還是會緊抓的他的雙臂,不懂得要控制力道,真的,一點也沒變。壓抑住心中的激動,上田故作輕鬆的拍了拍中丸的肩:「我知道,丸子一直都很容易窮緊張!現在不是回來給你看了。」一副他只是出去旅行剛回來的模樣。

 

「還敢說知道,這一失蹤就一年,連電話也打不通!」中丸一拳擊向上田胸口,卻扎實的被接了下來,這感覺就像回到了從前,上田眼珠子朝上看,用力的眨掉眼淚,開心的回擊,沒想到中丸的碎碎念也可以是美麗的樂章。

 

「丸子有這麼擔心我嗎?」

 

「還用問嗎?你可是生活白痴耶!」

 

「我才不是!」

 

「不知道是誰連泡泡麵都會燙到手的吼?」

 

 

不爽。很不爽。看著眼前兩人一來一往的打鬧,錦戶心裡就是覺得不舒服。沉下臉,太陽穴附近的青筋微微抽動著,不甘自己被人忽略,一個使勁,就把上田往後給帶回自己懷裡,緊梏著。「龍、也,你是不是忘了誰也在?」

 

「哈哈,好久沒看到丸子了嘛!亮ちゃん不要這麼小氣~」完全不顧錦戶正冒著火,上田還好笑的拉了拉他耳朵。

 

錦戶散發的怒氣,讓中丸默默的後退了一步,好可怕,這個人是黑道嗎?但看他們兩個人的互動,卻又比平常朋友曖昧了些,中丸似乎想通了些什麼,「呃…不介紹一下?」

 

「亮ちゃん。他是錦戶亮,是在我遇難時救了我的大恩人。要不是他我可能就困死在雪堆中了!這位則是大鼻子的中丸雄一,皮諾可說謊鼻子會變長,他則是會變大喔!」

 

啼笑皆非的介紹,讓錦戶頭痛的揉了揉太陽穴,這是因為小說寫太多的緣故嗎?

 

而中丸則是早已習慣的敲了上田的頭。「亂講些什麼!」

 

「哈哈,抱歉抱歉。還有恭喜你,聽說生了個小男孩?鼻子應該不會跟你一樣大吧?」

 

「你還說!」中丸才舉起手,上田就笑著躲到錦戶的背後,一臉挑釁地看著中丸。

 

笑鬧過後,上田跟錦戶就留在中丸家吃中餐。當上田拿出便當的時候,中丸一開口就吐上田槽,原來他會變得白白胖胖的就是每天吃這麼好的東西。錦戶原以為上田會反駁,沒想到他卻意外的只是笑笑地接受,還很得意的反問中丸是羨幕還是嫉妒。

 

這頓飯,上田吃的很溫馨,雖然看到小丸的時候還是覺得有點失落。這種天倫之樂,是他給不起的……。拉著錦戶的手,他終於能誠心的祝福他,希望他能夠一直這麼幸福。

 

與中丸道別後,一路上錦戶臭著一張臉,陰沉的讓四周的路人都感受的到,不管走到哪,大家都會自動讓出一條路給他。「死小孩……」,聽見錦戶的碎碎念,上田不由得捧腹大笑,好可愛!用力拍打著錦戶的肩「亮ちゃん別沮喪嘛!小丸只是不小心被你的長相嚇到才哭的!我知道的喔,亮ちゃん是很溫柔的!」

 

「我怎麼不覺得有被安慰到?」錦戶臉色稍微緩和了下來,見不得上田這麼開心,用力的捏了捏他雙頰,見上田拚命掙扎,他才笑開。

 

「好痛!不過,我果然還是最喜歡亮的笑容!」搓揉自己被捏的發熱的臉頰,上田往前跑了幾步,回頭衝著錦戶笑。

 

「欸?」

 

「我說,我喜歡亮!」

 

錦戶愣了一下,隨即漾起笑靨。拉回上田,給了他一個溫暖的擁抱。

 

這次兩人的瞳孔中,不再有不安、傷害,而是彼此幸福的笑顏。

 

 

 

大街上的積雪用著很緩慢的速度在溶化,逐漸暖和的氣溫說明著春天即將到來。

 

陽光灑落偌大的雙人床,仍然冰涼的空氣,讓人不願醒來。

 

迷迷糊糊的按掉鬧鐘,眼前的景象讓錦戶有點不敢置信,一覺醒來自己臂彎裡正睡著一隻精靈,雪一般的精靈。伸出手,錦戶憐惜的一一撫過他的額頭、睫毛、鼻頭、臉頰及嘴唇。柔和的視線朝下凝視著上田裸露於棉被外的鎖骨、手臂,上頭佈滿的紫紅色的吻痕,一點一點都是他屬於他的標誌。

 

錦戶忍不住偷了個香,在耳邊輕聲的呼喚:「龍也該起床囉……」刻意的貼近,想用低沉的嗓音喚醒他。

 

可惜上田只是微睜雙眸嘟嚷了聲不要,就將頭給埋進被窩。

 

錦戶苦笑了一下,打開棉被的一角,試圖讓自己的聲音傳入上田耳裡。「太陽都快曬屁股了,再不起床會變豬喔!」

 

只見上田緩慢的露出頭,睡眼惺忪迷濛地望著錦戶「亮ちゃん~讓我再睡一會兒就好了?」

 

噗通--

 

這表情簡直就是犯規了!「唉,真受不了你,怎麼會有像你這麼愛睡覺的精靈。」揉了揉上田的頭,才起身打算自己先去弄早餐,讓上田多睡一下,卻被人一把拉住。「亮ちゃん不陪我嗎?」

 

錦戶失笑,「這是你說的,別後悔喔。」低下頭像對待寶物般,棉花般輕柔地在額頭、眼角、鼻子、臉頰落下瑣碎的吻,讓上田不自覺的環上錦戶的脖子想要求更多。

 

錦戶用額頭抵著上田的,眼中藏不住笑意「不喊停的話,我可是會繼續下去的喔。」覆上上田的唇緩慢啃咬吸吮,像在品嘗美食般,伸入探索著上田口中的秘密,不放過口腔的每個角落、每顆牙齒,再探入裡頭與上田相互追逐遊戲。

 

移開礙事的棉被,錦戶整個人壓在上田上頭,春光乍現,滿意的看著上田身上滿佈的吻痕,錦戶用冰涼的手指一一撫過那紫紅色的痕跡,手指冰涼的感覺讓上田咯咯笑個不停,「好了啦~我起床就是了!天氣好冷。」主動獻上自己的吻當作結束。

 

要是在這麼下去,他真的可以不用起床了。

 

 

窩在錦戶懷裡,上田開口:「亮,你說你初次見到我的時候,以為我是雪精靈?那雪融化了,我說不定會就此跟著消失唷?」好奇的仰頭望向錦戶,卻只見到充滿笑意的眼睛。

 

「有這麼多吻痕綁住你這精靈,你還想跑去哪?」錦戶窩進上田的頸項,先用唇輕輕地磨蹭,吸吮形成一個新的吻痕。上田羞紅著臉抗議的想爬起來,卻又被拉回溫暖的臂彎。「你真是不害臊,你…唔」吻去上田抗議的話語。

 

此刻唯一能傳達他心意的,就只有那麼一句話了:「龍也,我愛你。」錦戶的氣息、屬於愛的呢喃就近在耳邊,上田只知道自己的耳根一定紅的很不像話。但他卻特愛這專屬於自己的亮。

 

是的,他再也走不開了。

 

雪季結束了,而雪精靈卻不會因此消失。

 

精靈因雪而誕生,卻無須仰賴雪而生存。

 

只要有愛,精靈就能大膽翱翔,只要有他,精靈就無所畏懼。

 

因為他就是棲身之所,就是未來。

 

THE END

 

 

芯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