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為J禁文,含有BL,如無法接受請勿點入 

 

 

 

 

-Darkness-〞遺忘

 

碰--。

 

 

喔咿--喔咿--

 

 

無預警的意外,一個好好的人,就這樣被送入手術房。

 

一接獲通知,我馬上直奔醫院。看著手術室外亮著的紅燈,我只能祈禱。

 

我不斷的告訴自己。不會有事的,不會-…

 

身旁人們的安慰,我全都聽不見。

 

心,全繫在手術房裡的那個人。

 

 

好不容易,紅燈熄了。

 

而在躺在病床上的人,睜開眼第一句話,竟然是--

 

「…你是誰?」

 

……

 

我是誰?

 

櫻井翔!!你怎麼可以不知道我是誰!

 

       怎麼可以-…

 

我該怎麼回答你,我是誰?

 

 

 

 

滴--

 

或許,眼淚已經代替了回答-…

 

「…對不起,我…真的想不起來-…」

 

望向窗外,你空洞的眼神中,只存在著歉意─…

 

我無力的後退了幾步,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你是誰?這樣的櫻井翔,不是我認識的那個櫻井翔-…

 

不是!!

 

我不接受,我不承認,我不要!!

 

 

「為什麼-…」

 

我不顧一切,衝向前緊緊地抱住你。令我眷戀的體溫依舊沒變。只是為什麼-…

 

我該告訴你,你愛的人,是我,是一個和他同性別的男人嗎!?

 

 

我可以感受到你雙手在我背後遲疑著該不該環住我。以前的櫻井翔才不會這樣,那個櫻井翔總是不顧大家的感受,總是會寵溺得強行抱著我不放,還老是隨著我胡鬧起鬨,每每都惹得二宮氣的想把我們倆人轟出去。

 

不顧病房是否還有誰,我直接奔出病房、奔出醫院。

 

天,好黑。

 

好冷-…

 

「哈哈哈哈,我到底在幹麻!!」我蹲在空無一人的街上,突然覺得自己很狼狽。

 

         

 

 

『雅紀--』

 

我回過頭,卻沒有半個人。

 

呵…我在想什麼?他不可能追過來的,永遠不會了-…

 

 

 

『雅紀…別老是做那麼危險的動作好嗎,你知不知道我會擔心?』

 

『雅紀,我可以愛你嗎?』

 

『我不管其他人會怎麼想,我只知道,我愛你。』

 

『雅紀,我愛你-…』

 

我抱緊雙臂,句句甜言蜜語還迴盪在耳邊。可是人呢!?

 

「為什麼-…」

 

為什麼我要讓自己愛上你,為什麼你會忘了我,為什麼為什麼?

 

誰來告訴我,我該怎麼做?

 

 

 

-Darkness-〞逃避

 

「大家打起精神來嘛。怎麼都一付苦瓜臉的樣子?」

 

就算是天塌下來,工作還是要做。這就是藝人嘛-…

 

只是看到大家個個表情沉重,等等是要怎麼錄影?拍了拍大家的背,想說些什麼來鼓勵大家,卻滿腦子空白。

 

 

碰--

 

二宮突然把手上的雜誌給用力砸到桌面發出巨響。

 

「相葉雅紀!!你到底在搞什麼!你以為大家都是瞎子,看不出來你的笑有多假嗎?昨天那樣跑走之後,就這樣算了嗎?為什麼你不肯面對?不安的人,不是只有你一個人!」二宮一把抓起我的衣領,眼神滿是心疼。

 

「……」我不發一語,就任由他抓著。

 

為什麼?呵,這三個字我昨天不知道問過多少遍了。

 

又有誰能回答我嗎?     沒有。

 

「NINO,別這樣。」松本拉住他,只是看著我的眼神,充斥著滿滿的心疼。

 

「你為什麼要逃避?你知不知道,翔是多麼用心對你。為什麼你可以這麼輕易的就逃開?…他忘記的人,不是只有你。大家都不放棄,你憑什麼放棄!」

 

「……。」

 

二宮一放開我,讓我直接跌坐在一旁的沙發上。

 

是啊,我憑什麼?

 

我只是     

 

害怕--

 

我從沒有這麼害怕過夜晚,沒有他的夜晚。

 

 

 

-Darkness-〞接受

 

家中,滿滿的,都是和你的回憶。

 

『我想要有個家。』

 

我無意說出的話,你聽入耳裡,然後,實現它。

 

『喜歡嗎?…這是我們的家,只屬於你和我兩人的家。』

 

這句話是你說的。只是,現在這間屋子裡,卻剩下我一個人-…

 

浴室裡成雙的牙刷、杯子,大大的雙人床,在在都是兩個人一同生活的證據。怎麼少了個人,房間突然變得好大、好大。

 

孤獨如龍捲風襲來,讓人感到近乎窒息。

 

『雅紀…我愛你。』

 

摸上冰冷的床鋪,枕頭上頭似乎還殘留著你的氣息。

 

還記得你那天出門前,特地交代我不可以穿得太暴露。懶得理會你的我,只是應付了幾聲就催促你趕快出門。

 

天曉得,你早在前一晚偷偷在的我身上留下吻痕,照了鏡子才發現那吻痕,還清楚殘留在自己鎖骨上頭。

 

怎知……

         

         

「我永遠都不會放棄你,所以請你也不要放棄我,好嗎?」

 

翔!?

 

我抬起頭四周張望,仍是一片寂靜。

 

呵…我又來了。

 

不放棄嗎?

 

或許,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Darkness-〞重新開始

 

「你…叫雅紀是嗎?」

 

正當我將花束整理插在花瓶時,熟悉的聲音從身旁傳了過來。

 

為了不讓他承受太大的壓力,大家決定讓翔先適應現在的生活後,再慢慢地幫他回復記憶。

 

現在的翔,像個新生的嬰兒,什麼都重新開始適應,每天都努力的在記每個人的名字跟臉蛋。

 

「是的,你要牢牢記住。不准再問我是誰了!」

 

看著翔,我笑了,我要慢慢的讓他記住我,記住我的笑容。

 

「是--」

 

見我笑了,他也跟著笑了起來。

 

那是不含半點心機,純真無邪的笑顏。

 

 

「雅紀。」

 

「嗯?」

 

「不知道為什麼,只要在你身邊,我就覺得很安心。」

 

現在,在翔的眼中,我看的見我自己了。

 

我似乎明白了一件事,最害怕的人一直以來都不會是我。

 

失去記憶的人,才是最不安的吧。

 

 

就算忘記了,我也會讓你再愛上我一次。

 

還記得當初我總是喜歡做一些天馬行空的事情,你都一一包容,甚至還陪著我一起胡鬧。當我發現自己對你的感情的時候,我緊張得連你的臉都沒辦法直視。

 

是你察覺我的不自在,是你強迫我面對,是你先對我坦承你對我有著別於成員間的情感。

 

這段無法見光的感情,我們好不容易才能走到現在。

 

一直以來都是翔在努力,所以這次,換我了。

 

「…你不需要知道為什麼,你只要知道-…」

 

我用吻,取代千言萬語。

 

「我愛你--」

 

 

 

 

THE END


 


 

我很怕黑 (Darkness)

主唱:蔡依林

 

天已經黑了 我心憔悴 害怕呼喚沒機會

徹夜徘徊 獨自流淚 昨夜已過去 難復回

 

不知不覺你闖進我心扉 人生難道要多體會

多愛幾回 才不後悔 寧願為你受傷流淚 真情多可貴

 

無怨無悔你身旁依偎

縱然我心萬分傷悲 還眷戀相愛的滋味

 

不要讓我心碎 記憶醒後難再挽回

我害怕孤單面對 沒有你日子像受罪

心中一顆顆流星下墮

 

不要讓我心碎 明天若你忘了我是誰

還盼望我流的淚不會白費

 

愛你是多麼的疲憊

甘願默默承受因為 我很怕黑

 

 

 

===============

 

這篇...好啦 應該有人看過XDD

沒錯,我又改了冏...

之前是打山龜的~

現在改成櫻相(你是想改多少次= =)

 

嘛~

因為很喜歡咩!

 

雖然是以前的文了,大家就隨意看看X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芯芙 的頭像
芯芙

等待幸福

芯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物物
  • 還不錯阿!!!!只是翔的獨白多一點好像比較好
  • 謝謝~不過這是很久以前的文章改編的~
    所以就別要求太多吧XDD

    芯芙 於 2011/07/22 09: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