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為J禁文,含有BL,如無法接受請勿點入

CP主櫻相、潤二

 

 

BGM: とまどいながら

 

 

說!他到底有沒有對你怎樣?」二宮在學校已經搞得自己滿腦子鬧哄哄的了,誰知道回來就看到那個變態櫻井翔含情默默的拉著相葉的手,原本無處發洩的情緒頓時湧上。

 

「沒、沒啊…我們哪有怎樣…」相葉眼神有些漂移,別說講話結結巴巴了,那紅著的臉更是洩漏出他的不誠實。「倒是NINO,你怎麼一回來就衝進來拿掃把要打翔啊!人家再怎麼說也是客人耶!」

 

「他算哪門子的客人?有客人會抓著店員的手的嗎?那樣子叫做性騷擾!要是我沒出現,他會對你做什麼,你知道嗎?你笨就算了,起碼要知道常識、懂得自己保護自己吧!」二宮激動的連脖子上的青筋都冒了出來,他氣相葉不懂得保護自己,任由櫻井那變態上下其手的,更氣今天在學校沒辦法反抗松本的自己。

 

「NINO你也說得太嚴重了吧!翔才不是那種人,而且我們真的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啊。」除了剛剛櫻井突如其來的吻之外就是。那個吻使得他現在的心臟還撲通撲通狂跳著。剛剛的情形好像做夢般虛幻,但心跳卻切切實實的告知他,那是真的。

 

「翔?那種人你還叫他翔?等到發生什麼事情,你想後悔就都來不及了!」二宮伸長手用力捏著相葉的臉頰,他整個人已經快被氣到快沒力,為什麼他要保護的人,總是不懂得他的苦心。

 

「痛痛痛──」相葉被捏的臉頰好痛,低下頭要反抗的時候,卻意外發現了二宮的嘴唇有些紅腫,上頭還有點紅紅的血跡,「──和,你嘴唇怎麼了?受傷了嗎?」

 

二宮聽見相葉的話,馬上放開手自己的手,轉過身背對相葉,伸出手輕觸了一下自己的唇:「沒事,不小心被教授要找的書給撞到的…」

 

「…小和,你騙我。」嘴唇撞到東西相葉也不是第一次了,至少他也知道腫的只有一小部份,而不是整個嘴唇。相葉將二宮給轉了回來,彎著腰好讓自己能與二宮的視線相對:「發生事情的不是我,而是你對吧?」

 

相葉關切二宮的視線,讓二宮無法平心靜氣的說謊,「雅紀…」二宮輕輕將頭靠在相葉的肩上,一語不發。相葉察覺二宮的異狀,便伸出手抱住二宮:「我在。」

 

二宮遲疑了一下,才將手給環上相葉,接受他的安慰。此時的相葉如同在一片汪洋中唯一能緊抓著的浮木,他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無助過了…

 

沉默了許久,相葉輕輕拍了拍二宮的背,雖然他此刻很想馬上就問出二宮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他知道若是這麼逼他,他反而是不會說的。「…我先把店給關了,小和先上樓去洗澡,等等我們聊聊,好嗎?」相葉將語氣放得輕柔,看來今天是沒辦法繼續營業了。反正今天是情人節,有情人應該都已經開始享受他們這個節日所剩無幾的時間了吧。

 

二宮聽相葉說要關門,他才點了點頭,慢慢鬆開緊抱著,拖著有些疲憊的步伐往倉庫的方向走。看著二宮的身影,相葉實在是很擔心,於是加快動作關店的動作。

 

相葉關下外頭鐵門的時候,機械的聲音大到蓋過手機傳來的簡訊聲。過於擔心二宮的相葉也沒特別再去注意手機,只是想急著上樓看二宮。

 

 

嘩──

 

強而有力的水柱從白色的蓮蓬頭冒出,浴室裡也因為熱水而冒出陣陣白煙。二宮任由水柱從前髮、額頭,順著臉頰的線條往下流至明顯的鎖骨,再滑至胸膛往下。

 

閉上眼,滿腦子卻都是松本潤的身影,伸手撫上自己的脖子,就算看不見,他還是感覺的到上頭正微微發燙著。

 

他從來沒想過,自己居然會被一個男人給吻了,而且還是在圖書館內──

 

『唔──嗯…』

 

松本的吻有些霸道,卻十分的溫柔,無法控制的心跳,裡頭雖然開著暖氣,卻還是不敵外頭的冷空氣,更別提難捨的雙唇是多麼炙熱,多麼渴望汲取對方的體溫,兩人差點就越了界。當松本在自己的肩頸上落下吻的時候,若不是自己還保留著些許理智,用力推開了他,他接下來會怎樣,他們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他連想都不敢想。

 

他努力的調整氣息,知道自己此刻的臉肯定是紅透了,不願讓自己的糗態被看見,所以他看都不看松本一眼,低著頭先將自己有些凌亂的衣服整理好,蹲下身撿起掉落在地的書,起身喊了句:『我要回去了。』就想逃走。

 

手腕卻在下一秒卻被松本給緊緊抓住,一個用力把他鎖進他懷裡。松本的聲音從他耳邊傳來,有些低沉卻帶了些不確定:『所以你答應我了?』

 

『……』吻都接了,還問什麼問啊!『隨你便啦!』他用力地推開松本,讓自己能跟松本有上一步距離,將手中的書丟到松本手上,指了指著地上的書要他全權處理之後就落荒而逃了。

 

他一直都把自己的周圍築上很高、很堅固的牆,並在城門上了鎖。只有自己的家人、叔叔跟相葉能接近、擁有能開啟那扇門的鎖匙。但沒擁有鎖匙的松本,卻毫無預警說闖就闖,大喇喇的破壞那道牆,而他竟然還對這樣的松本產生了悸動……

 

浴室的水聲驟然停止,等到二宮在瀰漫著水氣的浴室將身體擦乾,套上睡衣走出房門,就看到坐在他床上的相葉已經準備好毛巾跟吹風機,拍拍床要他坐到他前方,。

 

一動著腳步坐到指定位置上,相葉就開始替二宮擦頭髮,動作雖然有些粗魯,但還不至於感到不舒服。等到熱風吹到二宮頭上的時候,伴隨著嗡嗡作響的吹風機聲,二宮才慢慢開了口:「我…被告白了。」

 

「欸?等等等我喔!」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聽錯,相葉快速地將二宮的頭髮吹乾,停下吹風機,輕微的撥了撥二宮髮絲確認頭髮已經半乾後,搭上二宮的肩,有些興奮的將二宮給半轉了過來。「小和被告白了?是怎樣的人?小和喜歡他嗎?」一直以來二宮都是以自己的保護者自居,老是在自己身邊轉阿轉的,就是不見二宮對哪個女孩有興趣。

 

「…我不知道。跟他的相遇根本就是莫名奇妙!明明在意別人的眼光,卻還是跟我告白了。我不過是開玩笑,他卻老是當真!」二宮把他們的相遇都說給了相葉聽,包含了後續,松本吻上他時,他根本沒辦法抵抗的經過。除了差點越了界的這件事。

 

「吶吶,小和心動了對吧?」雖然對二宮的際遇有些吃驚,但他能夠明白的,就如同他面對櫻井一般的心情,當櫻井吻上他的時候,他也是腦袋一片空白,心跳呈現百米的速度狂跳著。

 

「……」二宮不承認也不否認。

 

「小和總是在保護我,偶爾也要對自己好一點,多誠實點吧。雖然我沒有什麼資格說什麼啦,但我希望小和能幸福。」相葉揉了揉二宮的頭。

 

「…如果幸福能像雅紀說得這麼簡單,這世界上就不會有這麼多人為情困擾了。」二宮讓自己倒臥在床上,抓起一旁的棉被就把自己給蓋住。雖然相葉的話有讓他感動了一下,但男人跟男人相戀要能夠幸福,根本不是件簡單的事情,所以他才會這麼反對櫻井靠近相葉的。「不過…還是謝謝你。雅紀早點睡吧,明天還要早起開店的。情人節快樂。晚安。」

 

「嗯,情人節快樂。晚安。」相葉拍了拍二宮的棉被,離開了二宮的床。

 

替二宮關上燈以及房門後,相葉才發現自己口袋裡的手機正在震動著。

 

從口袋抽出來一看,上頭的來電正顯示著──翔。

 

平時跟櫻井都只有傳訊連絡很少、不應該說這算是櫻井第一次打電話給他。想著是不是有什麼急事,相葉連忙將電話給接了起來:「喂喂。」

 

「喂?雅紀嗎?呼──你沒事真是太好了。」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顯得相當緊張。

 

「我很好啊,翔怎麼了嗎?」相葉滿滿的疑惑,走到窗戶旁拉起窗簾。

 

「我半個小時前傳了簡訊給你,原本想等你回電話的,可是你一直都沒回,連簡訊都沒有,有點擔心所以我就先打了…」

 

「欸?翔有傳簡訊給我嗎?不好意思,剛剛NINO的狀況不是很好,一直到剛剛才去睡,所以我沒發現你的簡訊…」聽到櫻井的話,相葉才突然想到剛剛櫻井被二宮趕走之前所說的話。都怪自己只記得要顧二宮,完全忘記櫻井說要傳簡訊給自己的事了。

 

「NINO怎麼了嗎?是他不讓你碰手機嗎?」

 

「不是啦,是他個人的事情。要靠他自己想清楚才行。」聽著櫻井緊張的語氣,相葉不由得輕笑。沒想到櫻井會這麼擔心二宮不讓他們兩個聯絡,備受重視的感覺讓相葉的心感到暖暖的。

 

「這樣啊…」

 

「嗯。」相葉緩慢的走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抓起一旁的抱枕玩弄著邊角。

 

「雅紀…」

 

噗通──

 

「什、什麼?」相葉單手緊抓著抱枕一角,耳朵緊靠著手機,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可以被念得這麼好聽,櫻井的聲音透過電話線傳來,比平常的所聽見的聲音還要更加渾厚、低沉。

 

「明年,讓我們兩個單獨過情人節好嗎?」

 

 

 

 -----------------------------

 

這集描述了二宮的心情了呢。
  然後,雖然是第一次芯芙終於第一次打出了潤二的劇情XXD
  潤二這兩位進展很快哪(笑)
  不過翔也不惶多讓,也在電話裡爆出了一句令人遐想的話呢ˇˇ
  
  說個花絮~
  其實芯芙在最後結尾的時候想了超久,最後才決定打出這句的呢XD
  
  以上XD

創作者介紹

等待幸福

芯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