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為J禁文,含有BL,如無法接受請勿點入

CP主櫻相、潤二

 

 BGM: 瞳の中のGalaxy

 

 

 

「啊糟了糟了、歡迎光臨!」急急忙忙的將手裡的麵包藏到背後,身前的柴犬就跟隨著麵包的位置移動到身後,看得出來那人想將狗狗藏起來,卻偏偏讓那狗圍繞得團團轉,一付不知所措的模樣讓櫻井不禁看傻了眼。

 

那個讓他想要再遇見的人,就這麼活生生在做跟回憶中一模一樣的事情吶。即便步出社會,踏出高中的環境了,一樣是拿著麵包餵食,櫻井仔細一瞧,對方的頭髮已經比高中時期還要長出許多,身高也是,似乎只有個性還跟以前一樣。

 

櫻井上前一步:「你是這裡的店員?」

 

「嗯、嗯嗯,NINO你不要鬧了啦──!」胸前的名牌隱隱約約照出光芒,反射頭上日光燈的光線反而讓櫻井看不清楚上頭所刻印的名字。

 

正當他退後想躲回櫃檯的時候,儲藏室的大門應聲而開,另一名男子嘴裡半咬著筷子,咬牙切齒的模樣:「你這傢伙!叫你不要把狗帶進來怎麼那腦子就是講不聽啊!」

 

「我想說NINO很乖嘛。」

 

「不要用我的名字去叫你家的狗!」

 

櫻井足足楞了好幾秒無法動彈,現在要上前問名字也不是,但要他就這樣走出便利商店也絕對不可能的,上一秒才跟自己告誡絕對不會再臨陣脫逃,好不容易在這一秒又再度碰面,萬一之後要再開口絕對會比現在更尷尬。

 

櫻井頭一次覺得深呼吸原來這麼困難,就在那個充滿笑顏的臉仍在狗與人糾纏的時候,櫻井已經走上前站到他面前:「抱歉,可以讓我打擾一下嗎?」

 

「喂,有客人在怎麼不早說啊!」

 

「咦──我以為NINO你知道了…」便利商店那個叮咚不就很大聲了嗎,那臉轉為無辜的,然後等到回過神來的時候他的手已經被櫻井拉起來。

 

「雖然這樣很失禮,我也覺得這樣做不太好──不過請你跟我作朋友,好嗎?」

 

一下子慌了手腳的不是櫻井,反觀他的態度還比對方冷靜了一百倍以上。另一名店員的筷子應聲落地這才讓兩個人同時回過神來。

 

「喂、搞半天是個變態啊?掃把、掃把呢?」

 

「等等、等──、我不是變態───哇──!!」

 

看見同事拿出儲藏室裡的掃把狠狠往兩個人牽住的手中打下去,一聲接一聲的哀嚎讓當事人完全腦子呈現一片空白狀,想起來了呀──剛剛握住自己手的那個人,就是高中時期讓自己全心注意的人。

 

不是他那張感人的演講稿,他不會哭了整個畢業典禮,畢業後直接進入社會工作,也是因為家庭關係所以他一點也不後悔,唯一真要說高中哪個地方留下遺憾的,就是沒有跟對方好好聊個天,哪怕一句話、一個字也可以。

 

現在,那個人就在眼前。

 

「啊、NINO不行啦!他是客人耶──」

 

「這種直接說『請跟我作朋友』的人是哪種客人,看我怎麼打死你!」柴犬發起飆來也是很可怕的,櫻井在心裡默默暗想要是真的被掃把打到,不論哪裡一定都會留下一塊…鮮明火紅的巴掌痕跡,畢竟那掃把一付老舊的歷史,這一打下去不會手斷腳斷才有鬼!

 

「我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也知道這樣是突然了點,但我跟他是同所高中的人,沒理由被你當成變態…還這樣被你追著打吧。」

 

「你、說、什、麼!」高高舉起手裡的掃把正要揮下,櫻井躲在一排餅乾的後頭櫃子才正要閉眼蹲下,啪的一聲。

 

NINO,他真的是我高中的同學啦。」

 

柴犬在一旁叫了幾聲:「汪!」

 

「……是嗎?」半挑眉,NINO這才甘願的將掃把從高空中放下來,櫻井才鬆口氣,對方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揮下去。

 

正中紅心。

 

NINO──!!」

 

「高中就熟悉的人怎麼可能現在才作朋友啊。」NINO比著自己的腦子敲了幾下:「用點腦子想想,這種人鐵定是變態嘛!難怪叔叔叫我一定要跟你一塊兒來工作,不然你怎麼被拐走的我看你自己根本不會知道。」

 

「哎喲…NINO你真的很過份耶。」櫻井被打得滿眼星空,那張臉突然映進自己的視線裡:「櫻井君,你還好吧…?」

 

「你知道我?!」

 

這下子換櫻井驚訝了,雖然臉上從右上到左下角還隱約看得見掃把打上的紅印子,不過這下子也顧不得面子或裡子要怎麼保持形象,兩手反抓在相葉的手臂上頭,然後得到對方輕輕的點頭回應。這下子真是昏死也安詳啊,櫻井翔──。

 

「嗯,念高中的人誰不認識你啊,全學年第一名的優等生。」相葉先站起身子伸出手,等到櫻井回過神的時候,相葉一個使力將他從地板上托起來,拍掉身上的灰塵:「打你的叫二宮和也,和我都是這間店的店員。」

 

「喔…」

 

「嘖嘖,晚餐這下沒得吃了。」二宮瞄了一眼牆上的時鐘:「糟了,我還要去上課!喂、怪人!」

 

「咦,叫我?」

 

「廢話。」二宮脫下身上的制服圍裙直接扔進儲藏室,聽得見裡面傳來一陣聲響,二宮已經斜背起包包:「怪人,你就多待一會兒好了,我今晚有課不想放這傻子一個人在店裡。就這樣,先走了──雅紀,你要記得吃晚餐,不然會更笨聽見沒有!?」

 

「聽見了啦。NINO好囉嗦喔──啊,NINO你的晚餐。」相葉忘記腳邊那隻狗還巴望著手中麵包,相葉先將櫻井安置在櫃檯榜邊,順勢拿張椅子讓他坐著休息,自己則是跑到外頭,將麵包撕成碎屑放在小碗裡:「NINO要乖乖把麵包吃光光喔。」

 

「相葉…雅紀?」

 

櫻井好聽的聲音叫出相葉的名字,那瞬間,相葉覺得自己心臟似乎被這句話給開啟加速器:「你怎麼……」

 

「名牌上寫的,這名字真好聽。」

 

「啊…謝謝。」

 

「那個,這間店是新開的吧?」櫻井比著遠方,就在一座小公園附近的公寓住家方向:「我住那裡而已,離這裡很近。」

 

「喔對啊,好近喔。」

 

莫名而來的一陣尷尬,櫻井站也不是,繼續坐著也很奇怪,看著相葉就在眼前還說不出半句話也太奇怪了,雖然說剛剛那種見面方式已經夠奇怪了──櫻井突然覺得額頭有些疼痛:「那個,能不能麻煩你拿個冰袋給我,好像有點痛耶,額頭…」

 

「我立刻去拿!你等等、等等喔!」

 

「等一下!」

 

相葉正要衝到冰櫃裡的時候,和櫻井的位置正好交錯而過,櫻井眼明手快的拉住相葉的手腕,不偏不倚的力道讓相葉停下腳步。那張俊秀的臉活生生被打出一條斜印,雖然這樣真的很失禮…但相葉還是在忍耐三秒過後選擇放棄大笑。

 

「噗、對不起,真的太好笑了這個印子──!」

 

「喂,很過份耶。」櫻井也笑著:「你笑了。」

 

「喔,嗯。」相葉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腕被櫻井的大手牽著,怎麼回事,一直無法冷靜下來,從剛剛和櫻井對視的那幕開始就覺得有某種騷動正緩緩攀伸到心臟,到血脈。

 

那個以往只能遠觀的人,現在用他的體溫在證實,兩個人處在同一個空間裡,明明是那麼遙不可及的人,現在卻毫不在乎自己臉上的紅印,笑得一臉開心樣。

 

「你之後都會在這裡當班的話,那我可以常常來這裡買東西了。」

 

「嗯,歡迎!當然歡迎,這是我叔叔開的,不是我就是NINO在輪班…等他回來我再跟他解釋,你下次來就不會被打了。」

 

「那,我剛剛對你說的話算成立了嗎?」

 

「…什麼?」

 

「就是,當朋友的那件事。」櫻井抓緊那隻手腕的力道,這一次他不想再放開手,在一切都未釐清以前他什麼也不知道,不曉得為什麼一定要讓相葉點頭答應、不清楚自己在堅持什麼。

 

可是櫻井會這麼做,就是不想要那種懊悔的心情又爬上心頭。想要,真的很想要再看見相葉那種天真單純的笑容,真的很想要在自己的人生裡,將眼前的笑容深深刻印在心裡的某個地方,好好地收藏、好好地保存。

 

相葉立刻用力地點頭,然後露出櫻井夢寐以求的笑顏:「好!」

 

「真的!?」

 

「嗯!不過你先讓我去拿冰塊吧,那紅印真的好明顯喔。」

 

「啊不急不急,先交換媚兒地址──相葉雅紀。」櫻井從手機畫面抬頭:「從今天起請多指教,我叫櫻井翔。」

 

「請多指教,我叫相葉雅紀。」

 

 

 

 

 

夜空,無聲劃過一道流星。

 

屬於他們的故事,正要慢慢展開──

 

いつまでもいつまでもGalaxyなその瞳を見つめたい

 

 

 

 

BY晴雪

創作者介紹

等待幸福

芯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