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為J禁文,含有BL,如無法接受請勿點入

CP主櫻相、潤二

 

此篇為先前短篇文秘密─相葉、櫻井視點的共同後續。

是芯芙&晴雪的首篇嵐禁接龍文^^

現在正在專欄中連載,之後芯芙&晴雪各自的網誌也會慢慢把文給補上的ˇ

 

 

BGM: Still…

 

嘩──

 

喧鬧的大學校園,櫻花盛開的時節,風隨意一刮,片片飛舞在上空的櫻花瓣,美得讓人不禁會為了它而停下腳步。若天空中盤旋飛舞的櫻花瓣意味著分離,那默默降下至地面時又聚在一塊,是否可稱作為再會呢?

 

季節更迭,在高中時期成績一向很優異的櫻井翔,不負眾望的順利考上知名學府慶應大學。櫻井雖不感到意外,但每當他踩在慶應的林蔭大道上,卻有種很不真實的感覺。

 

日本的春季的氣溫相當低,還記得前幾天還降下了瑞雪,櫻井先是縮了縮脖子,雙手插在口袋將身上的淺咖啡色大衣兩旁緊扣。須臾,眼前飄過一片粉色花瓣吸引了櫻井的目光,微微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滿天櫻花紛飛,櫻井忍不住將塞在口袋裡保溫的手抽出,攤開手掌任由飄落的粉紅櫻花瓣掉落至自己的掌心,每幾秒又被一陣風給吹飛,飄落至不知名的角落。

 

吵鬧的聲音促使櫻井回過頭,瞧見的只是一群又一群的穿著便服的大學生,低頭看了看發現自己也穿著格子狀襯衫及牛仔褲。

 

自己已經不再是高中生了…。

 

櫻井腦海裡浮現某個常遠遠出現在自己教室附近,擅長短跑、擁有著向日葵般燦爛笑靨,穿著運動服的機會總是多過於制服,每天都充滿活力的男孩。

 

那只消一眼,就能讓自己心情好上一整天的男孩,再也不可能會出現了。

 

嘆了口氣,空氣產生一道明顯的白煙,記憶突然在櫻井的腦海裡回朔了起來。

 

還記得畢業典禮當天,被選任為畢業生致辭的他在台上盡責地唸著自己熬夜寫好的演講稿,演講完畢他在一片掌聲中抬起頭,目光的焦點卻落到那不知何時已經哭得唏哩嘩啦的男孩身上。心臟不自覺地揪了一下,是他的演講稿太過於感人,還是那男孩太過於感性?

 

櫻井只知道哭泣並不適合他,他應該要一直帶著笑容才對。不知怎麼的,在走下台時,他的鼻頭似乎也有些酸了起來。

 

其實不想結束的,不希望再也看不見他。

 

畢業典禮結束,大家在校園中散開拍照,櫻井懷裡被塞進了許多花束,自己邊跟家人、學弟妹寒喧,安慰著捨不得自己的朋友們的同時,他從花朵中的間隙中看見,身邊同樣圍繞著許多人,手上跟自己一樣抱著滿滿的花束的男孩。他知道他的眼淚始終沒停下過,卻也不忘露出他招牌的笑容,哽咽地跟著大家說著謝謝,說著他絕對不會忘記大家的話。

 

他們有過幾面之緣,卻沒有真正的互相自我介紹過,所以只能算知道彼此、不算認識。櫻井常常在腦海裡演練兩人相識的情境,如果他走向那男孩,那男孩會有些什麼反應,自己又會怎麼反應。

 

男孩會很驚訝,然後很開心的接受;還是會露出為難的表情,抱著兔子遲遲不肯回應;亦或是撇過頭不理會他,放柴犬咬人?

 

如此反反覆覆的在腦海裡排練了不知道多少個可能性,只為了有朝一日兩人的相識作準備。

 

只可惜,他終究還是沒有走向他。

 

因為他有個秘密,如果打破了平衡,他不敢保證這個祕密會不會外洩,會不會連保有那秘密的權利都喪失了。他不斷告訴自己,只要兩個人有緣分,這一次的分離不過是下一次相聚的開始。只要有緣分,他一定會再見到他的。

 

然而在體驗了大學的新鮮生活幾個月後,櫻井就深深的後悔了,因為他把事情想得太過簡單。

 

高中的時候也常常會有一段時間是見不到面的,像是暑假、寒假。一個寒假過去感覺還不算什麼,正式開學後,當他每天都能看見不知道為什麼居然跟自己考上同樣大學、同樣科系,還很熱心的找好住所約他一起同住的好友,松本潤的熟面孔,卻再也感受不到屬於那男孩所給予的視線的時候,心好像空了一大塊,只剩濃濃的失落感在裡頭盤旋圍繞。

 

仔細想想,櫻井才發現他們所處的世界,除了高中校園外,根本沒有任何重疊的地方。斂下眼簾櫻井呼出了一口白色的氣團,將自己的脖子縮進圍巾裡尋求溫暖,搓了搓手,心想:如果能再給他一次機會,如果真的能讓他再見到他一面,他一定會毫不猶豫地走向前跟他打招呼。

 

可惜櫻井難得的感性沒有持續多久,就被後頭那突如其來的一掌給打飛了。

 

「唷,櫻井下午沒課了,要不要出去晃晃?我跟後面那群同學說好要去唱歌,要一起走嗎?」

 

驚魂未定的櫻井覺得自己的脖子好像差點就扭到了,勉強轉過頭看見興致勃勃的松本以及他所用拇指指向的一群男男女女,櫻井感到有些不滿。

 

可惡,就算他不是維特,也應該給他點時間、空間去思考他的煩惱吧!就這樣打斷了他的思想,他要怎麼把剛剛飛散的片段記憶給抓回來啊!想至此櫻井不禁垂頭喪氣了起來。「不了,我要回家整理房間,搬進來的東西都還沒整理好。」

 

「喔,你說你積在玄關很久的那堆垃圾嗎?真搞不懂,雖然是到外地住,也沒必要帶那麼多東西吧,來再買不就好了。嘛,總之那些我已經都幫你整理好了,所以你就跟著來吧!」

 

「欸?」

 

於是,櫻井還沒反應過來,自己手中就已經拿著鈴鼓,在熱鬧不已的卡拉OK包廂內替唱歌的朋友們打著節拍了。

 

雖然有點無奈,但是櫻井知道這是松本獨特的關心方式。大學生活以來都快過一年了,他總是有氣無力的,還被松本問說自己是不是水土不服。但他又沒搬多遠,只是從東京的一端搬到另一端,無論是氣候,還是環境根本就相差無幾。所以他很配合的拍打著節拍,在一旁跟著大家炒熱氣氛。

 

其實,不過是犯了相思病而已。但他不可能真的這樣回答他。

 

一首歌結束,另一首歌的前奏響起,曲調抒情卻又輕快,卻讓人驚艷。抬起頭,櫻井看到上頭的字幕打著Still…。

 

「いつか…」君が言った 忘れそうなその言葉を思い出していた

 

明明沒聽過這首歌,櫻井卻不自覺地跟著歌曲哼唱了起來。尤其到RAP的部份,櫻井已經聽不見歌唱的聲音,腦海裡只剩上頭的歌詞。

 

これは別れではない 出逢いたらとのまた新たな始まり

ただ 僕はなおあなたに逢いたい

また…

いつか笑ってまた再会 そう絶対

 

一直到歌曲結束,櫻井的腦海裡都還盤旋著那些文字。於是他將鈴鼓放下,從背包裡抽出筆記本,趁著記憶還未消退,趕緊把剛剛聽到的歌詞給記了下來,偷偷在一旁哼唱著。

 

等到大家唱得盡興的時候,時間也已經下午六點多了,不過櫻井卻因為那首歌曲,心情出奇的好。和他並肩走在路上的松本,也露出了笑容。

 

「喂,你心情好多了吧?出去唱唱歌抒發一下心情是對的吧。」

 

「嗯,謝謝你。不好意思,讓你擔心了。」

 

「說那什麼話,見外就不是朋友了。」松本巴了櫻井的頭一下,將原先用手拿著的背包往上掛至肩膀,將頭撇至另一旁掩飾自己的害躁,走路的速度也加快了起來。

 

「真帥氣…」櫻井在後頭感嘆這個人就算害羞還是可以表現得很帥氣,卻再下個轉角看到前方不遠處的便利商店的燈正亮著。「咦,那間便利商店一直都在這裡的嗎?我怎麼沒印象」

 

「這間便利商店好像才剛開,之前都是在整修,這兩天才正式開始營業的吧。」

 

原來是剛開幕啊…

 

研究了一下便利商店的外觀,卻發現店門口坐著一隻狗,長得很像之前他在高中時看見的那隻柴犬。櫻井深吸了口氣,有些好奇的想去探探:「松潤你先回去吧,我想進去逛一下。」

 

「便利商店不都一樣,有什麼好晃的。」見櫻井只是笑笑地沒回答,松本也就隨他去了。「…順便幫我帶罐飲料,什麼都可以,錢你回來我再給你。掰。」

 

看著松本離去的背影,櫻井才鼓起勇氣朝著門口前進。

 

叮咚。

 

沒想到下一秒卻令櫻井屏息。

 

便利商店大門一打開,熟悉的身影毫無預警地就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手裡還拿著麵包。男孩才蹲下,柴犬就快速地搖著尾巴,開心的撲上他,狂舔他的臉頰,讓男孩笑得眼睛都快瞇成一條線了。

 

「NINO別鬧了,很癢啦!你快吃,不要餓到了。不對,不是舔我,是吃麵包啦!」

 

櫻井有好一會兒都不知道該做何反應,一直到男孩察覺了櫻井的影子,抬起了頭。

 

兩人初次對上的視線,櫻井突然眼前有點模糊卻又清晰。腦海裡只出現那一小段的歌詞。

 

また…

いつか笑ってまた再会 そう絶対

 

 

 

 

---------------

 

這絕對不是偷懶XDDD

這篇是原本就有打算要貼的,原本想說要等某小孩放上去之後再放,結果某小孩遲遲都沒放。

所以,我就直接放了XD

 

芯芙自己本身也很喜歡這篇接龍=/////=

雖然副配對是比較小眾的潤二,不過芯芙跟晴雪都很愛XD

 

希望也有朋友能喜歡這篇接龍文喔^^

創作者介紹

等待幸福

芯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