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假-4《

 

 

該做些什麼呢?

 

好像很久沒有一個人到處晃了,自從他出現之後,一直都是兩個人在一起。

 

「嗯…去唱片晃晃好了!」

 

一個念頭閃過,身體就自動背起背包離開教室。

 

伸伸懶腰,往前一看,黃昏的彩霞映在來來往往的行人身上,這樣的背影,有種獨特的美。

 

我想,這就是孤獨的感覺吧。

 

 

然而才剛踏入唱片行,我就開始後悔了。

 

唱片行裡,正播放著范奕臣的放生。

 

每一句的歌詞,都像針一般,狠狠的扎進我的心臟。

 

「我靜靜坐在你的身後 你似乎只想沉默

 

我猜我們的愛情已到盡頭 無話可說

 

比爭吵更折磨 不如就分手」

 

 

說不定,其實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結果吧-…

 

因為他一直都是那麼的溫柔的啊,說不出任何傷人的話。

 

掩不住心痛的感覺,我快步的逃離唱片行。

 

大口喘著氣的我,眼前已經一片模糊,什麼也看不清楚。

 

 

記得二年級上學期的時候,我們因為翹了班會,不幸的被選上成為班代及副班代。

 

當我知道的時候,根本是陷入絕望。因為班代根本不是人在做的啊!

 

可是他卻笑笑的說:『班代是班級代表,是件榮譽的事,我們應該開心啊!』

 

班級代表?別開玩笑了,說是班上的奴隸還差不多。

 

不服氣的我,便開始跟他爭論了起來。

 

『我說,你真的很過份!』

 

『我哪裡過份?』他挑了挑眉,依舊溫和的口氣。

 

『你哪裡不過份!什麼事到你口中,壞的都會被你說成好的!』

 

『傻瓜,難道埋怨我們就可以不用當班代了嗎?』用手揉亂我的頭髮,他笑得更加燦爛。

 

『我才不是傻瓜!你這大笨蛋!』

 

無話可說的我,只得漲紅著臉,毫不客氣的揮掉他的手。

 

『好好好,不是傻瓜。不過,不管怎樣,我們還是在一起,不是嗎?』

 

他那張笑臉,並沒有因為我的動作而改變。反而伸手將我拉近他身邊。

 

那溫柔的笑容,是在什麼時候消失的?

 

 

我緊握住自己的雙手,靠向自己的心窩。

 

該就此放手嗎?

 

才這麼想著,心卻開始劇烈的疼痛。痛得我蹲了下來。

 

可不可以不要放手?

 

 

「毓蓁?」一道熟悉的聲音,使我身子一震。

 

不能抬起頭,絕對不能!

 

此刻,我深刻的了解到,什麼叫做不知所措……

 

早知道,不要去什麼唱片行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芯芙 的頭像
芯芙

等待幸福

芯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